首页|服务|生活|常谈|作者一|作者二|作者三|书法|绘画|红山文化|图片|下载|名家|教学|影音|党建|用户
   位置: 金石秀水网文学艺术网 >> 作者三 >> 生活的歌 >> 正文
 
【李生辉】茶叙(14首)
 更新时间:2019-9-26 10:16:57  点击数:35519
【字体: 字体颜色


茶叙
文/孤独与快乐


烫洗 反复擦拭
不放过岁月任何蛛丝蚂迹
让一套茶具交出己往
光芒锃亮如新
直至心头生出喜悦
神情得意

擦掉昨天
那道苦涩滋味
还有那些
唇齿留香的记忆
你以为这只是
顺从于洁癖的一次清洗

每一次新的开始
都是握别死亡的仪式
唇间那怡然自得的啜饮
欢愉中寻不回昨天的影子
沸水绿茗再叙天伦
热吻的温度从头开始

1岁月深情  为一片雪花留白
文/孤独与快乐


这个冬天的到来已没有悬念
那样北风的喧嚣亦毫无意外

秋风卸下枝头的枯叶
总想着把昨天的记忆掩埋

寒蝉讲着春天的故事
试图把夏天的啮痕遮盖

北风被表述为冷血的杀手
冬天被人涂抹上无情的油彩

一些色厉內荏的表演虚张声势
一种随声附和的跟风接踵而来

那些哀怨凄楚的声音只想把秋天唱衰
那种夜郎自大的表情夸张了真相的存在

其实冬天还是那个冬天  她是
季节变幻中 日子的最后一道风采

不要抱怨北风呼啸的刺骨寒冷
生命会以自己不变的坚守与春风和解

无须踮起脚跟  眺望那一缕雪飞的诗意
这个冬季 岁月会深情地为每一片雪花留白

2弯腰的老伯

文/孤独与快乐


他和我一个村的  我叫他伯
住在这条巷子的同一侧

年轻时个头很高
爱说爱笑 人也长的魁伟

到老的时光  腰弯成张弓
像极了田里成熟的谷穗

有人问他腰疼不疼  他笑了笑答曰   
这是地球引力捣的鬼.

背东西上山 头点着地
他说这样的姿势使得上劲  刚美

天气变化阴晴不定的日子
他说他有气象台 能知天早雨涝

下霪雨的日子里 我看到他
睡炕上翻不过身 头上滴着豆大的汗水

去世的那天 我帮忙给他穿衣
干瘦的骨骼佝偻成蚕的样式

装殓的时候  听见遗体咔嚓的声音
我知道  那一定是物归原位里/的回归

这一次他指定不再会疼了
抹着泪水的我  终于放下一颗悬在空中的心

3抽烟的女子

文/孤独与快乐


不知道
你有什么心事

看不到
你有一丝忧伤

寇丹的纤指
早被烟草薰黄

红唇烈焰里吞云吐雾
总感觉是一种怪涎的景象

烟有百害而无一利
X光的底片上多么肮脏

正当春春的妙龄女郎
染上陋习 有样学样

吸烟能给你的美丽加分
还是扮酷的样子特别时尚

年轻人充满激情活力 青春阳刚
为什么用颓废去制造邋遢的形象

女儿家迟早要嫁夫生子
难道你不怕意外  贻笑大方

青春是生命一次性地蓬勃兴旺
请珍惜你的健康美丽 还有那一去不返的大好时光

4停电

文/孤独与快乐

毫无征兆的停电
发生在晚上九点的时刻
城中村的人们
如热锅上的蚂蚁
从各自的穴居
逃了出来

这七月的暑蒸
弥漫于小巷大街
那光着膀子的男人
这云鬓散乱的裙衩
叽叽喳喳时一脸的无奈
仿佛世界末日就要到来

漆黑的夜晚
星月也一齐搞怪
躲进夜云不肯出来
看惊谔的孩子
还有上了年纪的老头老太
脸上写滿着茫然惊骇

电不堪重负里
把火气撒向保险空开
生了气不想回家
让空调风扇歇菜
还有做了一半的夜宵
就这样原物旧在
离开这文明的恩赐
蜗居里一分钟也不能多待

养尊处优的人们
习惯于对文明的依赖
认为所有的成果
有自己想当然里的所在
心安理得的享用
付了电费就是应该

这下好了
世界回到混沌的时代
穷富一样平等
流落大街发出一致的怨艾
身上的汗臭
心中的焦灼无奈

幸亏这只是一次停电
世界便乱成一锅粥的状态
假如有一场秘而不宣的战争
假如是一次蓄谋已久的自然灾害
莺歌燕舞醉生梦死的人们
不知把自己的命运交给谁去安排

看来这文明也不那么牢靠
这繁华不过是虚妄的所在
正如与我们相依为命的手机
离开了卫星的星际支持
离开了网络连通的纽带
任你苹果三星打不出五百米开外

5“六一”有话说

文/孤独与快乐


母亲生下我时
看不到欢喜
襁褓婴稚
领会不到这种情意
姊妹五个
添人添口时
似乎隐约听到
大人们背过身的叹息

妻子生下女儿时
有些婉惜
农村人靠力气吃饭
生女子是给别人家效劳哩
二胎出个大胖小子
高兴地蹦出八丈去
从此觉得人前扬眉吐气
女儿如今还说
老爸重男轻女

儿媳生了孙女
全家欢天喜地
接着生了个孙子
恨不能供着儿媳
一个公主一个皇帝
含饴孙女生怕闪失
孙子骑马任由驱驰

当儿子当成叫花子
缺穿少吃
当爹当成一头牛
耕云播雨
把爷爷当成孙子辈
六一到了
参加文艺会演
大日头底下晒出油
陪上笑脸保驾护驱

孙子比爷金贵多了
他们是家里的小皇帝

6西 屋

文/孤独与快乐

西边那间屋子灯灭了
门又重重的锁上
驿站打烊
蜘蛛于角落里结网
再过一些时日
夜里还会有虫鸣蛩唱

几回回红日照顶的轻唤
一次次夜阑人杳的提醒
把多少爱意的问候
止步于女墙
让那些温暖的叮瞩
穿透过门窗

那些属于欢乐的暢想
只在短暂的时光里重复
在那里糊好了顶棚
刷白了土墙
窗花掩饰不住喜悦
土炕上端坐着新娘

孙子的啼声
刺破黎明的天光
虚弱的的媳妇
眉间盈满了泪行
颤巍的老伴
双手递上红糖姜湯

似曾相识的经历
就像过电影一样
谁诚想
老伴也曾是这屋的新娘
登堂入室
心里几多甜蜜几许荣光

西屋太小
盛不下几代人的梦想
迁徙甚止是流浪
作为一种宿命的闯荡
西屋是年的驿站
也曾有梦的容留爱的暂栖
火辣辣的目光

7过年

文/孤独与快乐


春节的乡村
像一个巨大的磁场
在除夕前的瞬间
吸去了城市的热量
城池的沙漏
羡慕中改变着方向
街衢冷清马路空旷
夜的霓虹猛醒  疑惑里
闪烁着捉摸不透的目光
城市给了所有人文明的面孔
却为何留不住一颗心的逃亡
一脸茫然纠结于树上的灯笼
随风曳坠左右摇晃
金碧辉煌的楼宇馆堂
输给了风雨剥蚀的泥巴墙
逼仄拥挤的背街小巷
让位于草甸谷场的宽广

日历早就精确的预言
一场迁踄的蕴酿
超市收银的绿灯
探询岀礼物的去向
返乡的大军奔流势不可当
回家的步伐铿锵炮弹出膛
城市虽好却不是梦开始的地方
人工的景色怎比那自然的风光
在陌生人中间点头哈腰
怎比那发小的当胸一拳交谈酣暢
归乡 山寨里有二老目光在盼望
过年 农村才是亲情团聚的天堂
叙旧 乡里的人情敦厚放心交往
迎新 擘划明天为了不让人生失望
明天他们还将重返这个城市
命运的排列组合钦定
必然轮回重开 浴火的凤凰
只为世代的夙愿心中的梦想


8团圆 

文/孤独与快乐


迎春花放出金色的火焰
桃杏把花苞已长到芽尖
性急的庄户人升起灯盏
农家的大门贴上了对联
好客的妈妈酒搅过几遍
热情的父亲顾不上抽烟

喜悦与祥和里春风满面
激动在期待里坐立不安
掰指头数日子总觉太慢
数星星盼月亮巴望这天
将客房和卧房收拾整端
把铺盖在床上铺个平展

前院扫后院清栏杆擦遍
楼上忙楼下忙脚手不闲
蒸年馍包饺子备好麦面
打酱油淋酸醋称足油盐
割猪肉爛躁子剁好饺馅
买牛肉买羊肉魚虾顺便

端起碗心不在囫囵吞咽
汽车响喇叭鸣跑出外边
打电话勤催促一天几遍
发信息放视频二次三番
农村人最喜庆便是春节
爷和奶爹和娘儿孙团圆

9乡间的小路

文/孤独与快乐


乡间的小路
逼仄中婉延
链接着心的丝蔓
伸向天边
村口大槐树下
手的凉蓬
在寒风中定格
情的焦渴
于夜的灯火下瓓珊
泥巴墙里长着炊烟
辣角串间系满思念
玉米棒子捶打着秋阳
朔风横吹穿越过大寒
谷酒早已酿好飘出香甜
总觉得日子去得风快
年的脚步竟是如此迟慢
鸡鸣犬吠添一些气氛
童稚嬉戏露几分欢颜
年是农村人的盛大叙事
围炉小酌温馨了一户庄院
鞭炮的脾气火爆而固执
焰火的冲动照亮了夜天
红纸糊门诉说千年不变的旧事
彩灯高悬迎接一个崭新的春天

吃什么已无几多新鲜
穿那些紧跟潮流的衣衫
染头发像变戏法一样
把城市的摩登搬来乡间
端祥里爹妈额头的白发如雪
凝望中双亲脸上的沟壑峰峦
摸摸头小孙子还有些认生
拉拉手大侄女笑容总是腼腆
问声好沧桑的面容生出笑意
道句安陌生的表情写着喜欢
打量中谁家的后生仔细端祥
回忆里昏花的眼神惊喜不断
电话里响起了城市的问询
微信中刷爆了祝福的群圈
心如浮萍留淌过乡间的小溪
归宿难定漂泊知向谁边
过年是亲情流淌的长途奔袭
团聚是股市见好就收的短线
各人的心事各人的盘算
亲情不远万里那怕天边
欢聚的日子总是太短
亲情是心头永远的缱绻
乡间小路绵延里系着
没完没了的思念

10无雪的新年

文/孤独与快乐


一冬无雪
北风缺席凛冽的威严
吹面不寒
雾霾就浑沌中路演
这个寒冷作不了主的季节
不伦不类
灰头土脸

日头脸上无光呢
隐于积云中不肯闪面
山川裸露得一丝不挂
江河姿肆汪洋里缄默不言
过季的残叶
零落中
生出几丝好感

生活一如往昔平淡
日子不咸不甜
隐约里觉得年来了
心中竟无几丝快感
这个打个盹就过去的节日
只会让红纸封门灯笼上树
味同嚼蜡里已无新鲜

祝福年年都送
愿景岁岁丰满
在希望里安顿渴望
于梦想中一飞冲天
幻想中明天会有奇迹岀现
惟有亲情的团聚别情的慰籍
才会让眉间生出感动
那才是节日夺目的亮点

11暮雪 

姍姗来迟 
打着黑暗的幌子 
在夜幕的掩护下 
悄悄的进行 

寒气袭人 
倒吸一口凉风 
裹紧腰身的动作 
在这个季节名正言顺 

雪的缺位 
由来已久 
不伦不类的样子 
让季节蒙羞

真理
无需谁刻意地证明
事实更不是
个人随心所欲的折腾

雪来得有些晚
甚至忘了自己的使命
有比无好
无言的洁白
点亮暮色里的夜景 
 
...........

12冬雨

冬天也会下雨
真是稀奇
还沒有哭夠吗
你这天气
雪呢
跑哪儿去
天这么伤心
肯定是受了委屈

无言的泪滴
把人的心头打湿
一场霾的不期而遇
让人类惊悚如临大敌
汽车趴窝悄无声息
学校停课沒了生机
教师上街捡烟屁股
大口罩捂得严严实实

笑容收藏不敢出口大气
惊恐万状的样子有些滑稽
我甚止生岀些顾虑
从南方归来的孙子辈
看不到朝思暮想的雪
没有冰河封动的痕迹
一个从未撒过谎的爷爷
该向他们作怎样的解释

是人获罪于天
还是天忘了节气
玩笑开过了头
便是恶作剧
祈祷择善而取
呼唤万类生机
冥冥之中若有宽恕
当有一场
雪的铺天盖地


13冬至的饺子


冬至到了
吃饺子
成为一种时尚
借着这吉祥的寓意
把快乐和祝福
送给您

开心作馅
平安作皮
在一颗
滚烫的心里
快乐地煲熟
还冒着腾腾热气

尊从个人喜好
请你随心调制
吃了它据说不会冻耳朵
酸辣咸淡你的喜好
温暖相宜我的心意
暖暖的祝福送给你



 

  • 上一篇: 【梁青山】人民丰碑
  • 下一篇: 告全体校友(2)
  • 发表评论   告诉好友   打印此文  收藏此页  关闭窗口  返回顶部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
    | 关于我们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站长邮箱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Copyright© 2018 金石秀水文学艺术网电话 13201781298 QQ:307816818 微信:13201781298陕ICP备07006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