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服务|生活|常谈|作者一|作者二|作者三|书法|绘画|红山文化|图片|商道|下载|留言|名家|教学|影音|党建|用户
   位置: 金石秀水文学艺术网 >> 作者一 >> 谭光荣作品 >> 正文
 
长篇小说《孤军》连载一
 更新时间:2017-2-15 20:20:45  点击数:1007
【字体: 字体颜色

 

 

1·

王昌林跟着猎狗一样灵巧勇猛的四排长,穿着小脚趾头指责大太阳的烂布鞋,身上挂着烂布片子能当扇子煽风的破军装,腿杆脚板打在地上像是一对棒捶在夯地一样的他们,没日没夜地向着八百里无人区的兴山县至大神农架的深处钻去。

四排来到几棵大油杉树旁边,排长停下脚步,打量了一下四周的地形地貌,回头对身后的战士们说:“这地方不错,凉快,隐蔽,先休息十分钟,再往前搜索。”

前方是什么?前方是土匪!

可是,此时此刻的前方,却传来了一阵女人的歌声:

 

金子重银子重啊,没有命重啊嗬哈——

穷也好富也好哇,活着就好啊哈哈——

向前走向后走嘛,就怕不走哇啊哇啊哈——

做好梦做恶梦呀,只要有梦哎嗨哎嗨哟——

只要有梦哎嗨哟——

 

一班战士王昌林斜靠在一棵油杉树下,张着耳朵听了一会儿:“是不是土匪在麻痹我们?”

他的班长王富田用砍刀削着一片细嫩粉红的油杉树皮:“肯定不是土匪,土匪哪会唱歌?”然后把削好的树皮放在嘴里,嚼得喳喳喳地响。

战士屈鹏三说:“土匪哪还有心情唱歌哟!”

三班副班长窦天鹏睡在一条大树根上,闭着眼睛说:“这是一个女人在唱歌,肯定不是敌人嘛。”

王富田就问排长朱昌达:“排长你说会不会是土匪在唱歌?”

“人才呀!”四排长朱昌达的回答让大家一头雾水。

“他们像惊弓之鸟一样了,哪还有闲心思唱歌给我们听?肯定是采药的山民。”王富田下了结论。

王昌林跟着四排长三年多了,从平原打到山区,打完大仗又打小仗,解放城市又钻进大山。自从接受了进山剿匪的任务,他们四排没有一天不是在大山里钻来拱去的。他这老兵就在猎狗一样的四排长手底下一天天一夜夜地变成了精兵,变成了只比班长小一丁点儿的“战斗骨干”了。

日日夜夜地跟着这么一个比猎狗还灵巧的精人,王昌林也学得了一些捕猎的真功夫,比如神出鬼没地跟踪敌人、一眼就能识别谁是土匪谁是山民、一抽鼻子就能嗅到这里三天之内来过人没有、一个人能抓捕住一个坏人、一枪就能打伤一个人或是打死一个人等等。

学这些技术,王昌林认真得让四排长都说他是一个天生的剿匪骨干,是一个自觉得能让全连全营都该向他学习的好兵。

四排长问他哪来这么大的力气哪来这么高的悟性,他说他的爹就是被土匪杀死的,死了三天还没闭上眼睛,是他亲手把爹脸上被土匪剖开的皮抹回到原处,爹的脸才像爹的脸、他也才真正确定爹是真的被土匪杀死了。要不是自己亲手在他脸上的那几抹,他还看不出来这死人就是自己的爹,也不会认为爹怎么会这么早就死了!

于是,四排长让他在全排大会上倒苦水。他的苦水哪个听到了哪个都要他去倒。指导员听了他的报告就要他在全连大会上诉苦,教导员听了他的报告就要他在全营大会上诉苦。团长听说后本已安排了要他给一团人倒苦水的,可是,部队任务下得急,他还没来得及到那么大的场面上去诉苦,部队就像卷草席一样,千里行军百里奔袭进了兴山县和神农架的交界地龙门河了。

请看连载二

 

  • 上一篇: 谭光荣
  • 下一篇: 长篇小说《孤军》连载二
  • 发表评论   告诉好友   打印此文  收藏此页  关闭窗口  返回顶部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
    | 关于我们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站长邮箱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Copyright© 2018 金石秀水文学艺术网电话 13201781298 029-62341105 QQ:307816818 微信:13201781298陕ICP备07006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