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服务|生活|常谈|作者一|作者二|作者三|书法|绘画|红山文化|图片|商道|下载|留言|名家|教学|影音|党建|用户
   位置: 金石秀水文学艺术网 >> 作者一 >> 杨牧之作品 >> 正文
 
【杨牧之】记西安山水画家王雅琴
 更新时间:2016-11-16 17:33:23  点击数:1510
【字体: 字体颜色

  我们中国人喜爱松、竹、梅。因为“爱君抱晚节,怜君含直文。......知君死则已,不死会凌云。”(唐.白居易.《栽松》)意在歌颂松有凌云之志。写竹的诗词颇多,唯郑板桥那首《竹石》诗脍炙人口、耳熟能详:“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韧;任尔东南西北风。”写梅的:“荒寒一点香,足以酬天地。”(宋.刘子翚.《病中赏梅》)“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宋.王安石《梅花》)......

  古往今来,多少文人骚客丹青妙手喜松吟松画松,绘竹描梅留下了浩瀚的诗文和画卷,滋养丰富着中华民族的心灵与自信、挺直了炎黄子孙的脊梁。国人不但把松竹梅并称为“岁寒三友”,还以丹青描绘之,以诗文赞美之,使我们不断地从松的孤直竹的节守梅的傲雪的品质中汲取养分,用以规范人生。这是多么高尚的传统!

  然而要走近它、爱它,你知道是多么的不容易吗?

  单以绘松,把松作为山水画的主要元素入画者,多如龙门之鲤,泱泱乎,摩肩擦背,有几个跃过“龙门”生存下来了?能够生存下来而且获得收获的人更是凤毛麟角。我认识的西安山水画家王雅琴女士,就是这样一位脱离了商海,甩脱了苦海挣得自由的人!

  认识王雅琴纯属偶然。是她的一幅画让我停住脚步,走近她的。那天,我和一位业界的年轻人去书院门会朋友,和朋友谈完事,分手后随便走走看看。说实话根据以往的经验,看也白看,这条文化街商业味太重,商品多,作品少,值得收藏的大作品更少。在一个诺大庭院的二楼回廊里,我俩“雪拥蓝关马不前”,不想再走了。结果就在转身的一瞬间,我的目光停住了;那情景就像背着晨光走在堆满玉器的长街上,突然间目光扑捉到玉光一样,我看到了那幅画!

  这是一幅六尺整张山水挂卷。画上题有《汉江烟雨》款。画面上峭壁耸立,松柏点缀其间;山下江流水缓,有人弄波使船;空间如烟的雾幔自江面升腾而起,由近而远、由远而近的构成虚幻。画是用了淡彩的。一抹赭青和着浅淡的黄使冷峻的岩石多了温婉,这样与山脚下清淡的江水,江面上游荡的云互相呼应,构成了视觉上的和谐与统一。纵观画面大气磅礴,作者执鬼斧神工之笔、将青山秀水揽于画内,不但不觉秦巴沉重汉水郁郁不开,反觉神清气爽醍醐灌顶,精神上得到了大宽松,恍然醒悟到:好山水,能够洗心!

  《介子园画传》.释名.一节讲到:“沾墨重叠,旋旋而取之曰斡。沾以铳笔横卧惹而取之曰皴。再以水墨三四而淋之曰渲。以水墨衮同泽之曰刷。”看得出画家用笔用墨是考究的。它的皴、渲、刷、染、都用到了,且用得烂熟于胸;焦墨,淡墨,水墨,勾画与晕染皆精于能。
于此,不得不说画家在师承传统方面,功力自不必说,但一定是吃过辛苦的。
  看到王雅琴的《汉江烟雨》图,让我几次想到长安画派的海霞老,想到他的《华山.苍龙岭》那幅巨作。作品上山的恢弘的气势,和山脊上由石绿自下而上泼染出的氤氲神采,依然令我感动得“不寒而栗”!

  终于,在王雅琴《江山如画》这幅作品中,我见到了海霞老重彩渲染技法的使用!但不同于前人的地方,王雅琴的画在构图上有西画的特点:画面饱满,景物,光线,透视效果力求完美。再一点,王雅琴画大山水,在兼顾整体与局部,删繁与增补上总能体现出雄浑而不失大雅,恢弘而不失峻朗的风格。所以近年来她的作品在收藏界引起关注,成了一个新视点。犹其她使用白描手法勾勒出的山水画作,作品线条的刚性,力道以及她凌厉果敢的创作胆识和手法、犹为行家津津乐道,老作家杨乾坤观后叹曰:“论其素养,当下女画家中绝无仅有,男画家中也不多见!”(见王雅琴《澄怀味象》图)

  在我看来,这些线条直也罢曲也罢绝不圆滑过度,横也罢竖也罢凸显冷峻神彩。这不正是王雅琴性格之使然吗?杜甫有诗云:“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王雅琴的追求亦如此。文天祥在他的《正气歌》中写道:“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于人曰浩然,沛乎塞苍冥。”

  王雅琴的人生可谓浩然!在他画集(第二辑)中,有几幅小画,如《太行人家》,《宋.秦观词意图》,《秋日胜春潮》以及她的团扇小品都画得清秀隽美。但美归美,绝少脂粉气。这和她的松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古人画松故将松画成虬龙状,瘦骨嶙峋状,好入诗境。但今人与古人是有区别的,在今天人们会说那是病态的美,残缺的美,是作秀。王雅琴画松是把松当作赳赳武夫来写的,当作抗战的英雄来画的。笔由心走、工写兼施。她的松往往呈现出昂首天外生机勃发的气势,给人力量。

  画山水画松好像是男人的专利,也的确女画家画花卉画秀女者多,画松的少。这和她的经历是分不开的。

  画山水画松好像是男人的专利,也的确女画家画花卉画秀女者多,画松的少。这和她的经历是分不开的。

  经过询问,问题果然出在她父亲身上了。抗战时期,王父是国民党部队里一名军医。抗战胜利后,眼看内战要爆发,她父亲退下来,开了一间门诊所为人看病。解放后积极参加学习,加入市医疗卫生协会。由城市转到地方“支援农村医疗建设”,是他要求的。因为在头年(1957年)反右期间他当过国民党军医这段历史被翻了出来,好在没有血债,解放后表现的又老实。就过了关。那现在领导要求下乡,他能不报名吗?他报与不报都得下去!毕竟他曾是国民党的兵啊!

  到乡下他的职业是医生,任务是看病。没说什么人能看什么人不能看。文化革命中他给一个叫程长河的农民去看病。程家家徒四壁,孩子饿得嗷嗷哭,身上冻得青一块紫一块,实在恓惶(可怜)!心地善良的医生犹豫再三,最后还是把身上仅有的一点钱和一点粮食票留给了程长河!

  后程长河以反革命罪被枪毙。王雅琴的父亲因“资助反革命分子”,被定成“现行反革命!”因有历史问题,成了双料货:“历史反革命”加“现行反革命”。

  文化大革命给无数个家庭带来灭顶之灾。或是为了一段历史的经历,或是为了一个观念的不同,或为一句话都可能殃及家庭子女,亲属,朋友。当时有一句口号,一旦被视为阶级敌人那就要被“打翻在地,让他永世不得翻身!”王雅琴的遭遇只是众多不幸家庭中的一个,我们可以想到那是一段怎样的日子:父亲被人带走,低着头,脖子上挂着牌子,牌子上写有自己的名字、名字上打着红*!只能一任别人唾弃,辱骂,踢打,被逼下跪胳膊被反拧在背后再踏上一只脚......

  11岁的她瞪着惊诧的眼睛看着父亲,眼泪簌簌地淌着!父亲叹口气,对她说:“你还小,不懂得,你得念书,我撑得住......”小雅琴并不知道当时她们受到的苦难,不是她一家的苦难,是国家的苦难民族的苦难!然而她得承受:过去的好同学躲她了,乡亲们用可怜巴巴的眼光看她,一些人大摇大摆地在她面前走过,甚嚣尘上......

  11岁的她跑到川道里哭。哭她可怜的父亲,哭她自己,哭她的委屈:为什么一个给人看病、帮助乡亲的好人要受这样的侮辱?没人给她解释,也没人解释的清楚。唯有远方的大山默默地听她哭诉,山涧里的流水与她一起哭泣,还有背靠的松树为她支起一把遮阳避雨的伞。它们都是她的朋友,可靠的朋友!

  有一次,她哭累了睡着了,醒来,日光正烈、那日头刺得人睁不开眼睛,她头晕目眩,心想与其这样活着,不如一了百了,我往前走一步吧,这样就不受(罪)了......她回转头来嚎一声:“爸——,我帮不了你,看你受罪,我受不了。爸,对不起,我走了......”
王亚琴抬脚往下走。这时,她的衣服被拽住了。三番几次挣不脱,她脱下外衣看见,原来衣服是被松胶粘住了!她激灵一下醒转来,问松:“我不能死吗?你不让我死吗?”松像一位老人,松说:“娃娃——,回去——,回——”“是不是父亲出事了?”王雅琴心里一惊,扭头就往家里跑。半道上遇见寻找她的父亲,父亲的脖子上仍然挂着“反革命”的牌子。雅琴取下牌子,狠狠摔在地下、放声痛哭......

  人的精神在受到长期压抑,面临崩溃时会出现幻觉。而故事的真实绝非虚构。父亲脖子上那块牌子被女儿摔碎,戴不成了,父亲需给自己做块牌子,不然罪名就大了:“抗拒无产阶级专政!”——那是自取灭亡啊!

  牌子做好了,父亲找来笔墨,把自家名字端端正正写在上面,笑着,说:“看!还是爸的字写得好,这回好了,正过来了!”“你还笑哩?”女儿说。
爸说:“我女疼我,我不笑干啥!我哭谁哩!?”
女儿说:“要不是松香拉着我,你就没我这个女儿了!”
“啊!松香?是松香救了我女儿吗!?”雅琴便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那天傍晚雅琴领上父亲去拜谢那棵松树。父亲捏土为香,跪下,默念道:“松大夫,(秦始皇封东岳五棵松树为‘五松大夫’)你救了我的女儿,你受我一拜!我现在时运不济,等好了,我请人把你画下来接回去,供上!”

  往回走的路上,雅琴对父亲说,就在你刚才对松大夫说话的时候,它哭了,流了许多松香,松香是松树的泪水吗?父亲对她说:“道教说‘师法自然’,大自然是人类的老师,是有灵性的。比如松树,如果说松香是松树的眼泪,那它的泪就太珍贵了,有一日火山爆发,高山夷为平地,大陆沦为沧海,森林焚灭了可是松树的泪却没有被消灭,变成了‘蜜蜡’和‘琥珀’!”

  王雅琴对我说:“我父亲教育我要感恩,感恩天地君亲师,感恩一切帮助过我的人,感恩大自然,感恩松树,大山,江河;感谢改革开放,感谢习主席!感谢我的恩师张介宇!”她还对我说:“我父亲当年跪拜青松时许下的愿,我一直记在心上呢,没有忘!”

  我知道她为什么钟爱山水钟爱挺拔的松树和傲雪的梅竹了。至于她付出了多少艰辛,自2003年离开医院到现在已经23年了!在这23年里,除了必须的生活外每日笔耕不辍,拿起画笔时年近不惑,还年轻,现在年已花甲了!时间都去哪儿了?时间都在画里了。朋友,您看吧!
这正是:

梅香曾经寒霜苦,
落英何须寻来数?
江山自有豪气在;
 琴心大雅拜青松。 
 


  2016.6.4 写于西安闻莺轩

 

  • 上一篇: 没有了
  • 下一篇: 【杨牧之】题王雅琴画作
  • 发表评论   告诉好友   打印此文  收藏此页  关闭窗口  返回顶部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
    | 关于我们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站长邮箱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Copyright© 2018 金石秀水文学艺术网电话 13201781298 029-62341105 QQ:307816818 微信:13201781298陕ICP备07006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