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服务|生活|常谈|作者一|作者二|作者三|书法|绘画|红山文化|图片|商道|下载|留言|名家|教学|影音|党建|用户
   位置: 金石秀水文学艺术网 >> 作者一 >> 谭光荣作品 >> 正文
 
长篇小说《孤军》连载一百三十六
 更新时间:2016-11-27 6:20:30  点击数:728
【字体: 字体颜色

 

136·

王昌林在那崖头上默默地站了三天。这三天,他一声也没有呼唤,但却一直在心里喊了三天:

“排长,我们分手时我答应了三声‘一定’,我是要一定等到你们回来的呀!

“排长——你回来吧!你再不回来我就见不到你了!

“排长——快回来吧,回来验收你交给我的任务是不是完成了啊!

“排长——快回来吧,回来咱哥俩好再见一面啊,不然到了那边,我们谁都认不得谁了啊……”

第四天日出时分,王昌林把独活叫上崖头:“女儿,把我的两个孙子都叫上来吧,我有话说。”

独活猜测父亲有了重大决定,父亲只说把两个孙子叫来,独活没敢叫妈和李小幺。

当独活带着两个儿子来到崖头上,站在王昌林面前后,王昌林踮起脚,摸了摸两个已高出自己一头的孙子。

王九斤二十五岁了,李九斤也二十三岁了,都是该成家立业的年纪了。再看看女儿独活,也已是两鬓染霜、皱纹满脸的小老太婆样。

女儿太不容易了啊!都说一个人如果一旦心态老了,容颜就更容易老。女儿跟着个大自己二十多岁的小老头子过了半辈子,心态能不老吗?

“爹,有什么话你就说吧。”

王昌林见女儿催促,才抖抖瑟瑟地从贴身衣兜里掏出那张已经发黄发毛了的纸,又抖抖瑟瑟地展开:“独活,是爹害了你啊,爹对不起你。这是走出这八百里无人区的地图,是我画的,我几次要给你你都不要,这次你不能不要了。听我的,你们必须听我的:你带着孩子们出山吧,不能把他们耽搁在这里一辈子。”

“爷爷,不是说地图在四排长爷爷那里吗?你哪里来的地图?”王九斤十分惊讶地大声问。

“四排长爷爷手里的是正规的作战地图,是剿匪出发时王指挥长发的。这张图是我在这林子里呆了四十九年,边摸索边记录下来的。是一步一步慢慢走出来的。”王昌林望着无边无际的大山,不紧不慢地说。

“那……爷爷,你探索着画出这图出来,是不是想有朝一日走出去?”李九斤望着爷爷。

“要说从来没有想过要走出去,那是假话。每时每刻爷爷都在心里自己跟自己打架,一个自己觉得应该走出去,一个自己觉得应该守在这里。开始没地图时,还拿这个约束自己,给自己不能走出无人区找了天大个理由;后来瞒着你们的奶奶和你们的爹,我就摸索出这张地图了,这就是我跟你奶奶结婚时,一个人到西流水那边采皂角当定婚礼物时发现的出路。然而,找到了这条路后,我又一次次的犹豫,一次次的下决心,可总归还是管住自己了。现在再也不想了,除非四排长们回来,除非上级来了人,否则,我永远是不会走出这片大山的。现在我把这张地图交给你们。”

王昌林边看地图,边指着四周说:“跟着这道山沟往前走七十里,是无法通过的大吊岩,要向北绕过三座山,约一百七十里,再向南顺溪流走一百二十里,大约就走出无人区了,就到湘坪了河。湘坪是个大集镇,从那里回我们的老家兴山县白沙河乡就很容易了。独活,你带着你妈、李小幺和孩子们找到我的家乡就好了。”

王昌林哽咽了一下:“我家乡的人都知道我当了新四军、解放军,杀过日本鬼子,打过老蒋,立过战功。你们只要报出我王昌林的名字,说你们是我的家人和后代,求他们带你们找到当地政府,把你妈和小幺交给政府,听从政府的处理。再向政府反映我的真实情况,政府自有一个结论的。

王九斤一把拉住王昌林的手:“爷爷,那你也跟着我们一起出去。”

“我不能出去。我已经在这里守望一辈子了,还是要在这里守到底。”

李九斤说:“我们不需要记这条路,因为我们哪里也不去,一定要在这里等到四排长爷爷们回来。”

“爷爷都等了一辈子了,要死了。你们在山上两个男娃子,不可能再生儿子替你们等四排长们回来了,你们必须得走出去啊。”王昌林很平静地说。

“爷爷,你不会死的。”王九斤走拢去,攥着王昌林的胳膊,似乎生怕爷爷马上就要飞走了。

王昌林对女儿说:“独活呀,按我说的路线试一下看。但是,你要告诉孩子们,走出去的时候,一定要带足干粮,要注意留好路标,万一走不通,还可以顺着路标找回来。”

“爹,我们不会走的,我们就在这里等四排长伯伯们回来。一直等到他们回来了我们才能离开这里。”独活的一只手搭在额头上,挡着光线的干扰,向远处望去。

“我这一辈子是执行命令,这道命令不是对你们下达的,这道命令只对我一个人有约束力,你们终究是要走出去的呀!”王昌林说得眼泪花花的。

晚上,王昌林觉得嘴里干咸干咸的,就从竹筐里取了一根咬牙棒咬在嘴里。人老了,看到什么就做起了什么、看到什么就想起了什么。王昌林现在用到了咬牙棒,就又数着那一捆捆的咬牙棒。

他坐在木墩子上,数着最后几捆:四十六、四十七、四十八、四十九,四十九年了。

王昌林数完,就自言自语:“四十九年了。咬牙棒啊咬牙棒,是你帮我咬紧牙关在这无人区里守望了四十九年,也多活了四十九年啊!”

闷坐了一会,感到腰腿有些发酸,他就慢慢走进排部,又数青藤串上那早已退色的锦鸡皮、松鼠皮、大香菌、特大灵芝、老天麻、何首乌、细辛、绿松石、水晶石等。

王昌林数了一遍,怕自己没数准,又数了一遍,才肯定地说:“没错,这党费我也交了四十九年了。”

他看了看那支暗淡无光的特大灵芝,又自语着:“这够不够党费啊?若是不够,就用我的津贴费作抵。”

王昌林望着晚霞中女儿女婿和孙子们的剪影,回头看看军徽,他决定把一个考虑了半辈子的想法对大家宣布。

请看连载一百三十七

 

 

 

  • 上一篇: 谭光荣
  • 下一篇: 长篇小说《孤军》连载一百三十七
  • 发表评论   告诉好友   打印此文  收藏此页  关闭窗口  返回顶部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
    | 关于我们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站长邮箱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Copyright© 2018 金石秀水文学艺术网电话 13201781298 029-62341105 QQ:307816818 微信:13201781298陕ICP备07006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