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服务|生活|常谈|作者一|作者二|作者三|书法|绘画|红山文化|图片|商道|下载|留言|名家|教学|影音|党建|用户
   位置: 金石秀水文学艺术网 >> 作者一 >> 谭光荣作品 >> 正文
 
长篇小说《孤军》连载一百三十九
 更新时间:2016-12-3 19:33:58  点击数:766
【字体: 字体颜色

 

139·

金秋的朝霞把营地每一寸土地、每一棵树木都染成金红色了。

六个金红色的人集合在坝子里。王昌林让女儿一家四口人排好队,面向四排长和战友们的雕像,他对着子孙们喊了立正稍息立正后,向后转,向四排长敬礼、报告:“排长同志,我的女儿女婿和两个孙子就要离开这里回家了,他们就要回家了,是的,要回家了······”。他哽咽了一下。

旋即,王昌林就用下达作战动员令的口气高声宣布纪律:“谁都不许哭,哭多了笑就少了;谁都不许再跟我说话,说多了做得就少了;谁都不许往后看,往后看多了再往前走就走不动路了。”

“你这不是太无情了吗?”九斤黄声嘶力竭地吼了他一声。

王昌林的声音更大:“我们部队每次告别旧战场奔赴新战场时,四排长都是这么要求我们的!”

对着四排长和战友们的雕像,王九斤喊了一声:敬礼!

王独活、李小幺、王九斤、李九斤一齐向雕像敬军礼。

“向右转,齐步走!”王昌林毅然决然地下达了出发命令。

红彤彤的世界里,王昌林、九斤黄夫妇的女儿女婿和两个孙子,裹着苍天给他们披上的一身金红,都昂着头,含着满眶的泪水,一步一步地走远了,走进了东南面的大森林。

王昌林和九斤黄站在他们几乎站了一辈子也眺望了一辈子的后山悬崖上的四方大石头上,像两尊雕塑,定定地凝望着他们的亲骨肉的身影消夫的方向。

直到太阳西斜了,“唉——。”王昌林才长叹了一声:“该留他们再住一天的。”他说出了第一句话。

“早回到老家一天,就能早一天开始崭新的生活。这不是你说的吗?”九斤黄的眼泪流干后,人就变得理智多了。

“唉,其实晚走一天也是可以的,我的心是不是太硬了?”王昌林还望着女儿们消失的方向。

他说到做到了,女儿们一家四口已经走了大半天了,他一直坚持没流一滴泪。

还是昨天上午看到女儿们收拾东西时,九斤黄哭得无法站立,他就向大家作了保证:“我是解放军,绝对做到不哭!你们也是军人的后人,也不许哭。回到老家就是回到了现代人类社会,这是多么让人高兴的事儿呀!高兴的事儿一定要高高兴兴地去迎接,高高兴兴地去做,哪能哭着去迎接呢?”

老两口互相搀扶着,向他们的家走去。

“唉呀,忘了!往回走,赶紧往回走!”走得已经要到家门口了,王昌林突然拉着九斤黄,又要返回到后山悬崖上的四方大石头上去。

“你个王班长!你忘了什么?这不瞎折腾人吗?我看你是老糊涂了。”九斤黄埋怨道。

“忘了生火了。我们返回去把长明火生上。”王昌林拉着九斤黄就要向上爬山路。

九斤黄一听,一屁股坐在地上了:“生火是晚上的事,这才下午嘛,你看太阳,最多三点多钟,生火还早哩。”

“早点生上,让四排长和战友们看到,我王昌林还在这里,我王昌林永远都不会离开这里,我王昌林永远都和他们在一起!”王昌林说着,顾自走了。

三天过去了。三个白天,王昌林和九斤黄谁也不提及女儿一家的事,都把所有的思念、所有的担心、所有的牵挂深深地藏在心底。三个夜晚,他们谁也没有睡过一觉,都是睁着两眼看着黑洞洞的草房顶到天明。

九斤黄再也忍不住了。她三天只吃了半个野鸡蛋,还被哽在喉咙里。急得王昌林给她灌野蜂蜜水。但任凭王昌林怎么灌她都吞咽不下去。急得王昌林只得不停地拍着她的后心,帮她舒畅呼吸。

“独活呀——!”突然,九斤黄大喊了一声。

“再喊!你再喊几声!”王昌林看到九斤黄喊了这一声,呼吸就顺畅多了。

“你憋得太久了,喊出来就好了。”王昌林说。

“爷爷——,奶奶——!”

九斤黄突然听见了王九斤的声音,好像大孙子是站在前山顶上在呼喊自己。她立马一下子坐了起来,高声答道:“我的大孙子啊——,大孙子——!”

她边喊边往门口跑去。

王昌林没听见大孙子的喊声,看到九斤黄冲出了大门,他埋怨着喊道:“呃,你真是想孙子想疯了吧?”

“爷爷、奶奶,是我们回来了!”王九斤真真实实地站在了王昌林的面前。

“怎么回事?你们怎么了?”王昌林顿时惊讶得目瞪口呆。

“我们走不出去。”李小幺进门来,扔下竹筐。

“怎么回事?我画的地图不会错的,你们呀,太没军事知识了。”王昌林发火了。

“爹,我们每一处都是按你画的地图走的,走去走来走到最后还是绝路!”独活生气地说。

“怎么会呢?你们怎么会走不出去呢?一定是你们没看懂地图!”王昌林不相信自己亲自走过的那段路也是绝路。

 “爷爷您肯定记错了,那面吊岩足有两百多米高,中间一段是绝壁,人是没法下去的。”王九斤证实。

“爷爷,你不带着我们走,谁也找不到那条路。”李九斤补充说。

王昌林独自走到松树下,他百思不得其解:大吊岩右侧的葫芦岩中间哪有绝壁?他突然想到:“肯定是他们不愿意离开我们,不愿意走出去,故意编造的一段绝路!”

因为,自从李小幺跟独活结婚后,人不仅变得踏实勤劳了,有责任心了,而且也爱动脑筋了。

王昌林怀疑是李小幺故意出的歪点子。

于是,他也多了一个心眼儿,他想试探一下女儿女婿和两个孙子是不是编了一段绝路来蒙他的。

面对四个人还在谍谍不休地向九斤黄描述这一路的艰难险阻,王昌林走拢去,对大家宣布:“好,我答应你们,明天我就带着你们走,直到把你们送过葫芦岩。”

 “太好了!”王九斤高兴地叫起来。

“啊——,爷爷要跟我们一起走了!”李九斤也拍着双手跳了起来。

“这是真的吗?爹?”独活不相信地问他。

王昌林观察着李小幺。李小幺则塞了一满嘴的烤红薯。他发现王昌林在不动声色地看着他,也就很高兴地高举着双手在空中拍着巴掌。

请看连载一百四十

 

  • 上一篇: 谭光荣
  • 下一篇: 没有了
  • 发表评论   告诉好友   打印此文  收藏此页  关闭窗口  返回顶部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
    | 关于我们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站长邮箱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Copyright© 2018 金石秀水文学艺术网电话 13201781298 029-62341105 QQ:307816818 微信:13201781298陕ICP备07006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