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服务|生活|常谈|作者一|作者二|作者三|书法|绘画|红山文化|图片|商道|下载|留言|名家|教学|影音|党建|用户
   位置: 金石秀水文学艺术网 >> 作者二 >> 花海洋作品 >> 散文 >> 正文
 
小品 取名
 更新时间:2016-11-27 19:30:10  点击数:1247
【字体: 字体颜色

  道具:一桌两椅一杯水

  人物:取名先生  毛十贵  刘改云 (女)

  语言:陕北方言

  取名先生正坐在桌子旁看着厚厚的一本书,毛十贵进来边走边说。

  毛十贵:人家说,检验男人的人是女人。这话说得太对了,我和我婆姨相好的时候,就谋算着咋价才能把她栓在我的裤腰带上,把这个别人家的女子变成我的老婆,人家说甚我都答应。等民政局的萝卜坨坨往那张红纸纸上“叭”地一扣。嗨!这下咋吧瞎事给做下了。到尔格,我是蒸馍擀面一把手,洗衣刷碗扫房子。现在可好,人家一有空就坐在沙发上看喜羊羊和灰太狼,看到高兴处就兴奋地直拍大腿,结果一不留神就把肚子给拍大了。还说甚做人要做喜羊羊,嫁人要嫁灰太狼。只要我在家里,她是迟不哼哼,早不哼哼,等我把锅碗洗完了,她就坐在床上直哼哼,说是腰也酸,腿也疼,让我给她这里揉揉,那里捏捏。离养娃娃还有几个月哩,就把我窜上叫给娃起个名字。没办法,婆姨的话不敢不听,只好叫人家挣点钱起个名字了。

  取名先生放下手里的书,看着毛十贵。

  取名先生:你就不能慢些,一满是个冒失鬼。

  毛十贵把椅子扶起来,一手挠挠头皮。

  毛十贵日急慌忙地走过去,却把椅子给碰翻了。

  毛十贵:哎呀我的先生,你可说对了,我就是个冒失鬼。

  毛十贵:插下招军旗,就有吃粮人。你开个宝宝取名店,我就给宝宝起个名字来了。 

  取名先生指着椅子:(换上笑脸)嗯,好的好的,坐下说。

  毛十贵毛手毛脚地掏出烟给先生递,却不料把桌子上的水杯碰翻了。两个人一阵忙碌。

  先生:我说你这个人也真是的,给娃娃起个名字么,能激动成这个样子?

  毛十贵:我这不是激动,我是毛手毛脚的惯了。就好比八十老害了摇脑病,没救了。

  取名先生:好了,咱说正事吧,你的娃是男娃还是女娃? 

  毛十贵:我也不晓得。

  取名先生:甚,你竟然连自个的娃娃是个甚都不晓得,天底下有你这样的人吗?

  毛十贵:先生,我给你说,我的娃娃还在他娘的肚子里怀着哩。

  取名先生:(有点吃惊地)那,那你……

  毛十贵点着一支烟吸了两口,往椅子边边上一坐翘起了二郎腿。

  毛十贵:我婆姨说我一家三代没文化,给娃起不下个好名字,硬让我先下手为强。说是等娃娃生下了再起名字就迟了。

  取名先生:瞧你婆姨这话说得,给娃娃起个名字么,能那么难?

  毛十贵:这事怪不得我婆姨,我大和我就吃了名字不好的亏。

  取名先生:这话咋说的?

  毛十贵:唉——先生,我给你说实话,我大年轻时长的壮壮实实的,站起来像铁塔,坐下来像堆沙,村里人给起了个外号,都叫我大是老瘫,这老瘫叫的时间长了,还就真个把我大给叫瘫了。我小时候我大给我起了个名字叫毛十贵,可人家又都叫我是冒失鬼,这下好了,把我真的叫成了个冒失鬼了。

  取名先生:(若有所思地)哦,真个是吃了名字的亏了。那行,你想给娃娃起个甚样的名字? 

  毛十贵:我婆姨说了,这名字首先要起的文雅、好听,得体现出学问,还得包括那个什么……噢对了,金木水火土

  取名先生:这名字还真个不好起。(翻书)

  女人的画外音(冒失鬼……冒失鬼……)

  毛十贵:哎!准备往起站时,椅子一滑,把毛十贵摔倒在地上,慌忙站起来看看周围。

  毛十贵:这死婆姨,用这大的声音,叫魂哩?

  毛十贵婆姨挺着大肚子走进来。

  刘改云:你这个挨棒子的,当初我说不敢不敢,你还就要个胡拾翻,这下把我的肚子给拾翻大了你就不管啦?

  毛十贵:我这不是来给娃娃起个名字么。

  刘改云:哼哼,你那是怕给我揉腰捶腿,转个弯弯就捣鬼。给娃娃起个名字咋就这费劲?

  转头问先生:给我的娃娃起下个甚好名字?

  先生:还……还没……(翻书的速度稍快)

  刘改云:这个名字嘛,一定要起个像样的,叫的出口的。千万别像我家掌柜的,叫甚名字不好,叫个冒失鬼。

  毛十贵:那又不是我大给我起的。

  刘改云:那有个甚区别?用咱陕北的音调来念,毛十贵和冒失鬼没有甚区别。你看我大给我起的名,改云,这名字多好。今儿早上天阴的黑古隆冬的,硬让改云给改成蓝天白云了。 取名先生走过来站在两人中间左右看看。

  取名先生:行了,你们两个人就别拌嘴了,给娃娃起名字当紧。娃娃他大姓甚?

  毛士贵:姓毛……

  刘改云:(打断)得了吧,还提你家的姓哩?你看看你家的人,不是毛手毛脚就是冒失连天,那不都姓了个毛么。 

  毛士贵:我姓毛的咋了,我姓毛的缺了胳膊还是少了腿了?

  刘改云不屑一顾地瞟了毛士贵一眼

  刘改云:嘿,(长调)你不撒泡尿照照自个,看看你们家里人叫的名字,你爷爷叫个毛躁,你大叫个毛病(兵),你又叫个冒失鬼。你说,这好名字咋都让你们家的人叫了? 

  毛十贵:(张口结舌地)你,这……

  刘改云:尔格时代不一样了,娃娃也能跟上娘姓哩。我看呐,咱娃就跟上我姓算了。

  取名先生:你们两个商量好了没有,娃娃到底跟上谁姓哩?

  毛十贵脖子一伸刚准备说话,婆姨把眼一瞪,毛十贵怕的把身子一躲。

  刘改云:咋价,洗脚水还没端够?

  回头对取名先生:好了,娃娃就跟上我姓刘吧,你就给起个好名字吧。

  取名先生:还有甚要求没?

  刘改云:我要把的娃娃培养好,将来要光宗耀祖,要名垂青史哩。

  取名先生:要不这样,咱把光宗耀祖取第一个字名垂青史取第二个字,然后合起来肯定是个好名字。

  毛十贵

  刘改云:(同时)行,你就给我念一念。

  取名先生:你们两个听好了,娃娃的名字就叫刘、光、垂。

  毛十贵:

  刘改云:(同时)甚?溜——光——锤?

 

  • 上一篇: 长篇小说《一亩三分地》总目录
  • 下一篇: 【花海洋】不能忘记
  • 发表评论   告诉好友   打印此文  收藏此页  关闭窗口  返回顶部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
    | 关于我们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站长邮箱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Copyright© 2018 金石秀水文学艺术网电话 13201781298 029-62341105 QQ:307816818 微信:13201781298陕ICP备07006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