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服务|生活|常谈|作者一|作者二|作者三|书法|绘画|红山文化|图片|下载|名家|教学|影音|党建|用户
 
【牛天民】《母亲哭坟》
 更新时间:2023-5-20 9:18:39  点击数:293
【字体: 字体颜色

 

  《母亲哭坟》 
   
 文/牛天民

  人生经历过的事情,有些过后不久就会遗忘了,有些却刻骨铭心一辈子都不会忘记,比如58年前冬至那天母亲哭坟的往事,使我至今仍然记忆犹新难以忘却,多少年来每当冬至来临,母亲当年哭坟的情景总会在脑海中频频浮现萦绕,怎么也挥之不去。为了释怀,我只好将其笔述出来,以便后人了解先辈这幕尘封已久的历史片段,这无疑也是对已故亲人们的缅怀。

  因母亲继承了外婆的房产,我们举家于公元1960年11月23日(农历十月初五),从周至县东寨村搬迁到了眉县西寨村,经过简单收拾将新家安顿好,开始了在新环境下的生产生活。12月22日(农历十一月初五)是当年的冬至节,下午上学走时母亲给我了五毛钱,说今天是冬至节,嘱咐我下学回来路过供销社买一把香、两根蜡、三张烧纸,晚饭前去给舅爷舅婆上坟,迁移到舅家村子马上一个月了,该给他们招呼一声,免得先人们在天之灵操心挂念。

  放学回到家,母亲正忙着蒸馍做晚饭,我把买到的祭品交给了她,母亲说黑了的饭做好了,你爸你哥他们放工还得一阵子呢,你跟妈上坟去,母亲拿来菜篮子放进三个刚蒸好的涂有红点的花馍和香蜡烧纸就和我出门了。

  舅婆的墓地位于村子城北一片平整开阔的麦田里,这片土地解放前属于舅家张氏家族的世代祖产,家族成员去世后均按辈份顺序安葬在这方祖坟里。墓地里矗立有好几尊高大厚实的青石墓碑,碑帽雕刻有双龙戏珠的浮雕,石碑镶嵌在巨大的乌龟背上,一律面朝西,背朝东,静静地站立在墓主的坟前,像卫士一般守护着墓地。碑文历经百年风雨冲刷尚未风化,字迹依然清晰可见,欧体书法苍劲有力工整庄重。碑文分别是这样简述的:高祖张鹏翰,大清贡生,例授修职郎吏部侯铨儒学训导;曾祖张槎,大清贡生,例授修职郎吏部侯铨儒学训导;祖父张协中,大清国子监太学生,例授议叙从九品吏部侯铨州右堂;父张东铭,国子监太学生,例授议叙从八品吏部侯铨州右堂。他们都曾先后于宋代大儒张载创办的横渠书院考得秀才,可见先祖们都是关学的传承人。从碑文可以见得,张氏家族世代重视读书训教,属于穷乡僻壤一隅典型的耕读传家、书香门第,家族兴旺发达的历史可见一斑。

  墓地里十多株松柏杨柳长得挺拔高大,树冠如云,遮天蔽日,树梢在寒风的吹拂下发出呼呼的响声,带着霜冻的麦苗把土地遮盖得严严实实。

  母亲引领我来到舅爷舅婆及舅舅的墓前跪下,从篮子里取出祭品供上,点亮蜡烛,烧着香炷插在地上,接着燃烧了黄色烧纸,在瑟瑟的寒风中燃烧后的纸灰像灰蝴蝶一样在坟墓上空翩翩起舞升空飘散。祭火熄灭后,母亲便释放开久久压抑的情绪放声痛哭起来,在爸呀妈呀弟啊的哭声中,历数舅爷舅婆舅舅在世时所做的功德善事,倾情诉说他们所遇到的生活艰难以及各种人事委屈。母亲哭得非常悲痛,尤其在哭到义薄云天、大恩大德的舅婆时几次三番梗咽的喘不过气来。母亲那伤感悲情的哭声在冬日空旷的田野里,显得格外的悲怆苍凉。受母亲悲伤情绪的感染我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眼泪哗哗的往下流着,不由自主地跟着母亲一起痛哭。从母亲的哭泣诉说中,我了解到母亲的身世以及挫折颇多、命运多舛的生活经历。她的父亲和弟弟都在旧社会因病不治早逝,抛下她和母亲孤儿寡母艰难度日。外婆心性善良厚道,扶弱济困,在小叔子两口因病去世后,她责无旁贷将尚未成年、孤苦伶仃的侄子养育成人;在娘家的弟弟一家五口遇到生活困顿时义不容辞将他们接到自己家中避难度日,解放后又将他们的户口落在了本村;1949年5月解放战争时,解放军的骡马驮夫队驻扎在村里,向村民有偿筹措饲料,她将家中仅有的一石黑斗无偿捐出八斗,受到拥军嘉奖;解放后的1950年,人民政府开展了土地改革运动,外婆家的祖产土地被分给了贫雇农,为外婆家做了十多年长工的无亲无故的单身伙计任德财没有了归宿,外婆便把他住的两间柴房赠送给他,还让工作组将自己的土地给其划拨了一亩,并把村里一位寡妇撮合给做了老婆。长工任德财感恩戴德,仍旧经常帮外婆种地做家务,关系好的跟一家人一样(文化大革命中政府号召农业学大寨平整土地,人们忍饥挨饿勒紧裤带没黑没明地干活,累的要死。任德财发牢骚说,现在在生产队干活还没有我旧社会给财东家拉长工轻松又不饿肚子。就因为这句话他被工作组送进公安局劳教了半年);尤其是晚年在处置自己遗产时,大义凛然,力排众议,果断做主将自己的全部遗产让出嫁的女儿继承;为了女儿一家实现遗产继承,她死不瞑目,强令女儿答应在自己死后将其灵柩在阳间搁置至迁移手续办妥后再安葬的遗嘱。母亲告慰舅婆,全家人已顺利搬迁到她的房屋里,开始了新的生活,实现了她老人家的遗愿。告诉外婆,我们不会忘记她老人家的大恩大德,一定会勤劳生产,勤俭持家,努力过好日子,请舅婆九泉之下安息,不要多牵挂。并向舅婆表示,搬到娘家村里距离先人的墓地更近了,我们会经常来看望和祭奠亲人的。

  或许是母亲的哭坟感天动地,黄昏时,天空飘起了雪花,一时间纷纷扬扬地越下越大,将田野覆盖成白茫茫一片。夜幕降临,天渐渐暗了下来,一群雀鸟从天而降,飞落在坟场的树上,它们七嘴八舌发出叽叽喳喳的叫声。看到树上栖息的雀鸟,母亲说下雪了天黑了,鸟儿要归林过夜了,我们也该回去了。说完,要我和她给祖先磕了三个头,然后起身拉着我的手,提着篮子踩着软绵绵的雪地回家了。 

  从此以后,母亲哭坟的情景便深深的印记在我的脑海之中,使我终生难忘。

  注:碑文是我大哥牛佑民和表哥张润生于1966年夏季破四旧立四新平坟头砸墓碑恢复粮田的运动开始时从墓碑上抄录保存下来的。不久轰轰烈烈的破四旧运动便开始了,舅家张氏祖宗的墓地同其它家族的墓地一样均被夷为平地,墓碑被砸断捣碎做了建筑材料,墓地的树木也被砍伐殆尽。多亏长兄们将祖先墓碑上的碑文抄录保存了下来,成为后人收藏的文物加以珍存。后来在我兄弟于2000年联名出版舅舅《张晴蔼诗词辑注》时,并将此作为该书内容的附加资料一并出版,使其重见天日,告慰祖先,勉励后人。

  2018年12月21日

  作者简介:

  牛天民,陕西眉县人,毕业于西北大学中文系新闻专业和南京政治学院军队政工专业,先后在工程兵某部政治部、陕西省省直机关和企业工作。主要从事文字综合、宣传教育、党的建设、企业管理等工作。热爱生活,爱好文学,思维活跃,善于观察,想象丰富,擅长写作,多年来笔耕不辍,创作有不少的散文、杂文、诗歌作品。出版过书评集、诗歌集、散文集、杂文集等多部作品。

 

  • 上一篇: 【牛天民】《记忆中的乡土童谣二十首》
  • 下一篇: 【牛天民】《忆说打胡基》
  • 发表评论   告诉好友   打印此文  收藏此页  关闭窗口  返回顶部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
    | 关于我们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站长邮箱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Copyright© 2018 金石秀水文学艺术网电话 13201781298 QQ:307816818 微信:13201781298陕ICP备07006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