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服务|生活|常谈|作者一|作者二|作者三|书法|绘画|红山文化|图片|商道|下载|留言|名家|教学|影音|党建|用户
   位置: 金石秀水文学艺术网 >> 作者一 >> 朱墨作品 >> 正文
 
【朱墨】母爱之链(3篇)
 更新时间:2018-1-20 21:19:34  点击数:381
【字体: 字体颜色

1母爱之链

小时候常听长辈们说,外婆格外疼爱母亲,真有那种“捧在手里怕飞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感觉。
外婆疼爱母亲的许多故事我只是听长辈们说而已,但有几次我是亲眼所见。
那年夏天我大约七岁,母亲带我到外婆家。外婆做了一碗荷包蛋,约有四五个,外婆想办法把我支开到外面玩,偷偷地把母亲关在房间里让她一个人吃。此中,外婆有事外出,母亲便赶紧把在外玩耍的我叫进屋一口一口的喂。正在这时外婆进来看到了这番场景,满脸不悦地摇着头对我母亲说:“儿啊!我是看你最近身体不好,我也就这几个换盐的鸡蛋呀!我也不是不疼你的孩子,是家里实在没有疼不过来。”外婆停了一会,接着哀声叹气的说:“各人养的各人疼,这是天性。”外婆说这番话时眼泪直往外涌,扭头出了门。
还记得有一次我好像七八岁大。外婆从舅舅家偷偷割了约半斤五花肉送来,母亲精心用这点肉和扁豆一起炒了一道美味的菜。那时一年到头吃不到几次肉,偶尔吃到一次带肉味的菜格外开心,吃一次足可让人回味半年。听说有肉吃,我开心得口水直往外淌。吃饭时母亲给我和两个弟弟一人分了一份,我们虽然吃得非常开心,但觉得菜不够没有得到满足。我知道母亲留了一些菜给还没回家的父亲。可谓知儿莫过母,母亲早有预料,怕我们不够又要,便将留下的菜藏到了厨柜的顶上。中途母亲有事外出,我们三兄弟便打起了这菜的主意。我充当主谋和弟弟们一道用凳子作梯,偷了一些菜,这事恰好被母亲发现,我是长子,母亲便十分生气地拿起扫帚吓唬我,我见势不妙赶紧跑出了屋,母亲追了上来,我沿着屋前的禾场跑,母亲追的气喘吁吁,这情形恰好被回家的父亲见到,在没弄清原因的情况下,父亲责怪母亲说:“孩子还小你就这么狠心地打,你叫我怎么放心?”母亲感到十分委屈,气得甩掉手中的扫帚独自一人坐在禾场边哭泣起来。父亲在弄清这件事的原因后,扭着我的耳朵在屋里罚我的跪,并严厉地批评我:“你这种做法非常自私,我要罚你跪二个小时,目的是要让你懂得什么叫关爱、懂得做人。只有懂得关爱别人的人,才会得到别人的关爱,一个自私的人是没有朋友的,是没有广阔世界的。”父亲的这番话,至今像座右铭一样还刻在我的脑海。母亲在外面或许是哭够了、消了气,回到屋里看到我跪在坚硬的地上,赶紧把我拉起来,察看我的双膝。看着我微肿、鲜红的双膝很是心疼的对我说:“都是妈妈的不对,害得你受苦了。”说着,把我抱到床上,找到一条热毛巾为我敷。当时,我感到母亲的爱和那条热毛巾一样,充满了无限的温馨。在我童年的时光里,不管怎么顽皮,母亲好像从没打过我,虽然有些溺爱,然它却是母爱的天性。
外婆给母亲的爱、母亲给我的爱,像是一条爱的链条,都是十分伟大、纯真的,这是天下母爱天性的使然,这是世界上最纯美的一条——母爱之链。每每想起这些我都十分动情。现如今,我的妻子也是这样疼爱我的孩子。
2012年8月
 

2仇可以转化为亲

近日,小乡亲李强来看我。
小强在广州的郊区办了一座小厂,生意还不错。
随小强来的,还有他的妻子。让我意想不到的是他的妻子小红也是我的小乡亲,他们俩家是隔壁。三十年前我参军别乡时,他们都只有五、六岁。他们俩今天能走到一起,我想一定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缘分吧!看着他们俩在我面前亲密无间的样子,我非常开心。
其实,他们俩家的情况我很了解,三十年前我在家时他们两家的矛盾很深,我亲眼见过他们两家还开过一战。
记得当时是小红家做房子,下墙脚时往小强家那边多占了半块砖的地方,两家为此互不相让,以致双方开战,最后是小强的爸爸和小红的大哥都被打得住院,这件事使两家结下了梁子,从此两家隔三岔五吵架,真有那种水火不相容的态势,我离乡时,他们两家的日子过得仍是剑拔弩张、横眉冷对。今天我看到他们俩成了一家人,并且小俩口关系甜甜蜜蜜的样子,我知道这结可能化解了。我故意试探性地对他们俩说:“你们俩的事,当初双方父母是怎样的态度?”
他们俩笑着互视了一下,小强说:“你知道我们两家的事吗?”
我点了点头。
小强接着向我娓娓道来:“我和小红的关系,当初确实遇到了阻力,我妈为这事跟我闹得死去活来,怎么也不同意,她家人也是这个态度,后来,我们请了我们的老师做双方的工作,才有今天美好地结合。我们的老师是双方家长都信赖的人,所以说起来很有效果。现在我们的两个孩子放在老家,两家的老人争着带,很多时候两家都在一块开餐。现在我爸在为我看厂,小红大哥在给我跑业务,两家人在一起很融洽,好像过去没什么纠结。”
我说:“这应是你们俩的结合,对两家矛盾起了化解的作用。”
小强拉了一下小红的手,俩个人都点了点头。
从小强,小红她们两家关系的改变来看,使我深深地认识到,世界上没有永远解不开的结,只是时间没到、方式没找到而已。
从现今他们两家关系的改变,看过去两家水火不相容的态度,现在想来当初的矛盾完全没有必要。早知今日,当初你让我半块砖、我退后半块砖,房子也大不到哪、也小不到哪,大家都其乐融融的相处该多好,可见,两家伤神的那些日子是完全可以避免的。
现在,我们有很多邻里、同事之间就有这“半块砖”的矛盾。我们大多数人对今后人与人之间缘分的转换很难预测,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矛盾宜解不宜结,播种了友谊不论在什么时候都会收获善果。
无疑,小强他们俩口子这次的到来,其实是给我送来了一个哲理:原来仇是可以转化为亲的。
2010年3月于广州

3桃园旧事

我的故乡在湖北仙桃,既然称仙桃当然少不了桃树。的确,在我的故乡桃树随处可见。
我有许多与桃树相关的故事,如少不更事时与小朋友一起偷别人家桃时挂破衣服、捣桃树上的蜂窝被蜂蜇的故事不少,今忆之仍有许多亲切感。
有一次我大约十岁,一帮小朋友说:“你外婆家的桃子又大又甜今晚我们去偷吧。”我外婆家离我家只有几百米。我有些纳闷了,自己外婆家的桃子有必要去偷吗?但一想和这帮小朋友们也没少偷别人家的桃,也就答应了。
晚上大约八九点钟的光景,月亮半圆,我们这一帮小孩借着夜色的掩护,悄悄地爬过篱笆来到了外婆家厨房后的桃树下。我擅长爬树,他们让我与另一个小朋友上树摘桃,其余几个则在树下捡。正在我们摘桃时,厨房的后门开了,出现了我的外婆。她当时在厨房里洗碗,听到了我们摘桃时说话的声音,所以开门察看。那帮小朋友见势不妙,还有和我一起在树上的那位,很迅速地拔腿就跑了,而我因在树上爬的高、下来的慢,被外婆逮了个正着,外婆一看是我,不知道说什么好,心疼的直摇头,轻轻地拍打着我身上的树叶、帮我整理衣服说:“你要吃等桃熟了,哪会少了你的,黑灯瞎火的要是摔坏了怎么办?再说这样偷偷摸摸的也不好。”我当时十分羞愧,心想都怪这帮小朋友,是他们唆使的,要不是不会出这洋相。后来父亲知道这事后,将我一顿狠打,他教育我说:“偷桃事小,但这种行为不好,不管是偷人家的还是自己家的,这种性质不对,形成习惯了长大容易走斜路,我这是让你记得好好做人。”事后,我知道父亲是以此事为引子、借题发挥,打我是让我牢牢记住做人的准则。事实是父亲这次对我的教训是有作用的,在我后来的人生中,只要感到做事有偏差时,一想起父亲的这次教导就能准确把握,这件事对我还是起了很好的规范作用。
我从小就喜欢画画,因无钱买颜料,常常在桃花盛开时采集一些桃花,将其捣碎捏出红色的花汁,和上白石膏粉,用其作画。但这种颜色只是当时画出好看,但过几天后就会变色,不怎么好看。但在当时没钱买颜料的条件下,用这种穷则思变的办法找找感觉也不失是一种方法,现在想来,它为我提高绘画兴趣和奠定基础是起了一定作用的。
我的家乡虽然桃树随眼可见,但其经济价值并不高,那桃虽然好吃,但个头不大、产量不高,故难成经济气候。只是人们喜欢在村头四周的闲地上栽上几棵而已。据家乡人说是为了四月桃花盛开时看着开心而已。那桃花在开放时有白花、红花、紫花、黄花,每到开放季节是姹紫嫣红、争奇斗艳,人们在田间劳作、唱着田歌看着盛开的桃花,心情格外舒爽。
每当我想起家乡盛开的桃花就会感到特别自豪,因为我来自这桃花盛开的地方。我的家乡不仅是真正意义上桃花盛开的地方,而且还是肥沃的鱼米之乡。我热爱这块美丽的地方,更爱那里盛开的桃花。
2012年2月
  • 上一篇: 【朱墨】画说母亲(创作心得4篇)
  • 下一篇: 【朱墨】小河与光腚童
  • 发表评论   告诉好友   打印此文  收藏此页  关闭窗口  返回顶部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
    | 关于我们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站长邮箱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Copyright© 2018 金石秀水文学艺术网电话 13201781298 029-62341105 QQ:307816818 微信:13201781298陕ICP备07006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