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服务|生活|常谈|作者一|作者二|作者三|书法|绘画|红山文化|图片|商道|下载|留言|名家|教学|影音|党建|用户
   位置: 金石秀水文学艺术网 >> 作者二 >> 花海洋作品 >> 小说 >> 正文
 
长篇小说《一亩三分地》连载七十三
 更新时间:2016-9-29 9:15:41  点击数:721
【字体: 字体颜色

 

73

银凤落下了她伤心的,也是绝望的泪水。转身跑了出去。

“苍天有眼啊!”马明祥这话说得有点幸灾乐祸。

正在得意的时候,挂在腰里传呼机响了起来,马明祥把电话刚接通,那边急促的声音就传了过来:“老板,你快过来吧,饭馆里又出事了。”

马明祥蓦然心惊,急忙打个面的赶过去,到了地方才知道是饭馆又被人砸了。

“这到底是咋会事啊!”马明祥又气又急,“还是上次的那几个人吗?”

“好象是,可,可又不全是。”饭馆内的一名服务员说。

“我记得,有一个人好象没有耳朵。”另外一名服务员补充着说。

“是李如龙!?”马名香颓废地坐下来,“他们这是非要把我马明祥弄死不可啊。”

回到家里,马明祥把饭馆两次被砸的事情给婆姨说了,他婆姨听了倍感气愤地说:“咋不告他哩,难道就没有王法了吗?”

马明祥长叹一声说:“告,连人家哪个耳朵没有都没看清,咋个告?”

夫妻俩人感叹了一阵子,马明祥的婆姨说:“要不,你就改个名吧。改了名字他们就不好打听了。”

“改名字?”马明祥低头想了想说,“这倒是个好主意。可改个什么名字好呢?”

“我看,就叫怀乡吧。”马明祥的婆姨说,“怀念的怀,山乡的乡。”

“也行。”马明祥说,“就叫怀乡吧。”

隔了一会儿,马明祥又说:“这名字是改了,可我的这张脸却永远没法改变。李家的人要在塔山市里找我是花不了多少时间的。”

“那你说该怎么办?”马明祥的婆姨忧心仲仲地问。

“实在不行,咱就吧这里的生意转出去,咱去南方。”

“这样行吗?”

“哪里黄土不埋人?”马明祥说,“只要有本事,到任何地方都是一条好汉。”

 

为了逃避李家的恶意纠缠,马明祥不得不盘掉塔山的两家生意挺好的店铺,改名马怀乡,携妻带子地去了南方,这一走就是二十年。直到得知塔山市政府给清泉县招商引资的事情后,已经成为企业家的马怀乡这才决定重返清泉,帮家乡的人进行脱贫致富……

 

大雨袭击,清泉县受灾惨重,为了帮助清泉县人民恢复生产,塔山市政府下拨了生产自救的专项资金,其中一部分是用于修复被冲毁的路桥建设,加上一些兄弟县也纷纷伸出了援助之手,清泉县委县政府便决定立即修复无为镇的公路。经过施工人员的日夜奋战,时间不长,无为镇被大水冲垮的路段就全线贯通。正在这个时候,马怀乡也来到了清泉县。

 

马怀乡一行数人来到了清泉县,和他一起来的还有他的儿子马锐。

所说是来投资,可马怀乡对这里已经考察过了,不需要再进行三番五次的折腾。根据马怀乡的提议,双方在第二天就进行了签约仪式,在县委和县政府举行的欢迎会上,马怀乡对坐在身边的唐建业说:“唐书记,如今西北各地恶劣配合中央提出的西北大开发和退耕还林,再造一个秀美山川的政策,各项工作搞得是如火如荼。为了让咱清泉县的老百姓尽快地脱贫致富,我准备开办一个土产品加工厂,大力开发红枣、苹果和洋芋等产品,你们政府可要全力支持哩。”

唐建业满打包票地说:“这个没问题,只要农民富了,我们也就富起来了,农民的东西不愁卖,有钱花。这样的好事情我们为什么不做?”

一句话说的两个人都笑了起来。笑过之后,马怀乡又指着旁边一位年轻人对唐建业说:“你也知道我公司的规模,我是不可能经常守在这里的。为了保证这里的工作能够正常进行,我打算把儿子马锐留在这里,他是一个刚从学校回来不久的娃娃,虽然跟着我做了两年的生意,可到底经验不足。往后,你可要多调教调教他。”

唐建业这才注意到马怀乡身边的年轻人,只见小伙子二十多岁的年纪,模样长得英俊清秀,但在那股清秀之中又透漏出一股刚毅的神态。他打量完这个名叫马锐的小伙子以后,“哈哈”大笑着说:“马总真是会说笑,我唐建业从政这么多年,就连政绩也搞得是一塌糊涂,对生意场上的事情更是擀面杖吹火——一窍不通,咋敢去指点别人哩?你马总是生意场上的精英,就算小伙子刚从学校回来,咱们不是有句俗话叫做‘们里出身自会三分’嘛,平日里言传身教的多了,也就成了半个行家里手了,用不找我在那里指手画脚的。当然了,我会经常去看看的,若有需要帮忙的事情,我肯定会不遗余力。”

“有唐书记的这句话,我就放心了。”马怀乡笑着说。

投资意向签定以后,马怀乡就在县城里租了一栋楼房作为办公场地,单等装修完毕后就挂牌成立,按照唐建业的意思,这个公司就叫“怀乡土特产开发公司”。可马怀乡不同意,他说他之所以有了今天的成就,完全是沾了政策的光,他这一方面是赚钱,一方面是还政府的情。饮水思源,这个公司的名字应该叫做“思源果品开发公司”。唐建业等人觉得马怀乡说得话有道理,便顺从了他的意见,公司的名字就这样确定了下来。

忙完这一切以后,马怀乡的心里才逐渐地放松下来。一天晚上,他把儿子马锐叫到自己的房内,满含关切地看着儿子,问:“马锐,这么长的时间里我一直没顾上操心你的事情。如今,你和小李的关系怎么样了?”

马锐说:“才这么几个月的时间能这样!我想……”

马怀乡笑着说:“你们这些年轻人呀,在这件事情上总爱拖个三年五载的,说是要了解了解对方。可到头来呢,往往是今天结了明天就离。在我们这代以上的人,要么是大人说了算,要么就是两个人见个面,要是愿意的话这事就成了,可离婚率反而要比现在低的多。我看小李这个姑娘不错,你俩要是没有别的想法的话,我看就把这个婚给定下来。这样的话,我也就走的放心了。”

马锐有点不好意思地搔搔后脑勺:“那,我得征求一下纤纤的意见。”

马怀乡“哦——”了一声问,“她是哪个村的人?”

“她说,她说她是无为镇清河湾的。”

“什么?”马怀乡不由得脸色大变。如果这个李纤纤真是清河湾人的话,那么,这个事情就比较严重了。因为,他知道在那个村里只有谁家姓李。

“她爸叫什么名字,她爷爷是谁?”马怀乡有点急不可耐,一连串地追问着儿子。

马锐想了想才回答道:“她爸死了,纤纤是她爷爷抚养大的。我记得她曾经说过,她爷爷叫李有泉,当年还是村里的书记哩。”

这世界真是太狭小了啊!马怀乡的脑袋就好象被人突然敲了一闷棍般地疼痛起来,他用胳膊支撑起越来越虚弱的身体,把自己颤抖不已的身子慢慢地放在床上。李有泉!这个名字就像一把锋利的尖刀在自己的心慌上刻出血淋淋的几个字来,一生一世都无法愈合,常提常痛。他不会忘记过去的一切,不会忘记就是这个李有泉给他带来的悲惨的遭遇和不能忘却的过去。

“爸,你怎么了?”马锐发现了父亲不同寻常的变化,急忙走到父亲的跟前,双手扶着父亲,关切地问。

“马锐……”马怀乡用及其虚弱的声音说道,“我想,你和这个李纤纤不合适,还是趁早……”

父亲骤然转变的态度让马锐如坠五里云雾,他看着父亲,疑惑不解地问道:“爸,你这是怎么了?刚才还不是说让我们……”

马怀乡闭上眼睛缓了一小会儿,这才对马锐说:“有些事情我不想再提起来。总之,你们俩个不合适,也不能在一块儿。”

“可你总得给我说一说这是为什么啊!”马锐的表情有点痛苦。看得出来。他是爱着李纤纤的。

马怀乡的眼角溢出了泪水,他叹了一口长气说:“本来,我打算把这件事情永远压在心底的。既然事情到了这个份上,我就把这个事情的来龙去脉都给你说了吧。你也已经长大了,这些事情你也有权利,也应该了解我们马家过去的事情。”

马锐倒了杯水递给父亲。马怀乡喝了一小口,把水杯放在床头柜上,给儿子说起了那段令人伤痛不已的往事。

 

 “也许,爱能抚平这些伤痛。”

马怀乡听见房间有别人在说话,一抬头,才发现唐建业已经站在地上。

“唐书记,你,你是什么时候进来的?”马怀乡指着沙发说,“快坐吧。”

唐建业在马怀乡的身边坐下来,看着马怀乡说:“马总啊,我这是第二次听你说起你的身世。说句心里话,我也为你的遭遇鸣不平。这些年来,你的心里时常记着这段深仇大恨,我能理解。如果你还想再追究的话,我可以建议让公安局重新调查……”

马怀乡苦笑着摇了摇头说:“算了吧,事情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我不想再起争端了。”

“那你又为什么反对儿女们的婚事呢?”唐建业问。

“不追究并不等于忘记,就像我们和日本一样,可以跟他们进行合作,但不能忘记那段历史。”

“这……”唐建业一时语塞,隔了好长一会儿才说,“马总,我认为你跟李有泉一家的恩恩怨怨是到了该了结的时候了。咱们老百姓有句俗话说得好,宰相肚里能行船。既然你不愿意再追究,那就别再干涉娃娃们的事情了。我刚才已经说过了,也许,爱能抚平心里的伤痛哩。”

马怀乡岔开话题说:“唐书记,我给你培训的那批服务员,你还满意吗?她们的工作都给解决了吗?”

请看连载七十四

 

  • 上一篇: 长篇小说《一亩三分地》连载一
  • 下一篇: 长篇小说《一亩三分地》连载七十四
  • 发表评论   告诉好友   打印此文  收藏此页  关闭窗口  返回顶部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
    | 关于我们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站长邮箱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Copyright© 2018 金石秀水文学艺术网电话 13201781298 029-62341105 QQ:307816818 微信:13201781298陕ICP备07006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