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服务|生活|常谈|作者一|作者二|作者三|书法|绘画|红山文化|图片|商道|下载|留言|名家|教学|影音|党建|用户
   位置: 金石秀水文学艺术网 >> 作者二 >> 陈皓作品 >> 正文
 
纪实小说【八里塬下】连载四十
 更新时间:2017-1-30 9:53:23  点击数:502
【字体: 字体颜色

  家里有台黑白电 

  八十年代初、中、后期,在城市一家有一台黑白电视已经习以为常,当时要是在农村有一台黑白电视那就是不得了天大的事。记得当时额在城里上班,休假回家时,每到晚上家里的兄弟们就勾络额到孙南大队的大院子看电视。当年孙南村给村民买了一台十八村的黑白电视机,吃完晚饭后就从办公室搬到村委会的大院子给村民播放,因为是黑白电视,村上干部就在荧光屏上盖了一个彩色塑料面,就好像彩色的一样,看起来非常假,但是村民能看上这样的电视已经很满足了,但是就是这样的电视额们孙北村也没有。记着有天晚上,额和弟兄们在这里看的是《加里森敢死队》,虽然浑身冻得发冷,但是看电视的热情却一点没电,一直坚持看到电视关机。当时在这里看电视,就跟跑到其他村里看电影一样,这就是农村、农民、农人的文化生活。当时看电视是冬天,回到家里冻得瓷冰瓷冰塞的双脚进被窝后,全家人都嫌额的脚冰,不让额挨他们暖脚。在农村,人们对看电视非常稀罕,就像在村里看大戏一样,回家的路上,大家还津津有味地谝着电视里的情节。但是在城里看电视就像家常便饭一样,下早班后到了晚上额就端着茶缸子到浴池中心店业务组的大办公室去看电视,因为这个办公室有一个21寸的日立大彩电,每到晚上额们这些家在农村的职工,比如叔叔刘田、宁生春、侯缠柱,兄长韩保安等,就一起在这里来看电视。后来额们孙北村也给村民买了一台彩色电视机,放在大队部的门前,每天晚上村民吃完黑咧饭就来这里向看电影一样看着电视,比南大队的白电视好看多了。

  在额还没有进城之前,额爸就一直提议要给额家里买一台黑白电视,每到晚上就放在额们陈家大院的四锅头院子内,办个电视大院,活跃村里人的文化生活,每人每次收五分钱,让额收钱,好给家里增加点收入,补贴家里的生活困难,那是七十年代末的事情。额说“爸,给家里买电视是好事,让村里人看也是好事,但是一收钱,村里的人肯定要说额们见钱眼开,要骂咱家的!要不咱就不收钱,给村民办个好事。要不,咱就压根不要买电视。”父亲同意了额的想法,办个电视大院的想法日塌了。过了几年后,特别是额进城工作后,每到逢年过节在城里有家室干大事的人便把自家的电视机拉回农村家里,让亲朋好友看,走时又把电视机拉回城里。看到这里,更加坚定了额爸给家里买电视的决心。也就是在额结婚后的一年天气,大概是八九年春天,一次额爸到单位来领自己的领退休工资,拿到工资后,额爸给额说他从家里又拿了些钱,想给家里买一台电视机,额说行。于是额叫上额们单位的电工杨宝坤一起到端履门十字东南角的一家五金电器商店给家里买了一台14寸的黑白电视。电视买好后,额骑着单位的三轮车拉着电视,和爸一起到南门外的市远郊客运公司搭乘远郊客车,和爸一起把电视机放到车顶上的货架后,看着汽车徐徐使出南门车站,额向额爸挥手告别。

  电视买回家后,院子里的人就像见到了宝贝一样格外稀奇,当天晚上,额们院子的人们吃完饭后,就来到额们家里看电视,那天家里就像一个小电影院,屋里挤满了前来看电视的乡党。自从额爸给家里买了一台在全村少得可怜的黑白电视机后,每天吃完晚饭后,村民们便坐在额们家的三间大房内,看着六尺柜上电视机播放的秦腔戏、武打电视剧《霍元甲》、《陈真》《白娘子》等非常开心。

  回农村过年

  有钱没钱,洗澡理发回家过年。每年过年是城乡人们最大的一次大团聚和自发的大转移,在城里工作的人纷纷回到乡下农村过年,每年过年的农历大年三十到正月初六,西安市几乎成为一座空城,马路上车少了,人行道上人少了,就连往日的嘈杂声也听不见,大街上空荡荡的,偶而看见几辆汽车通过和行人的踪迹,走路不再拥挤,路上不再堵车,平时难见几分清净在古城的大街小巷随处能看到,让平常热闹惯了城里人感到有点不习惯,倒是远处几声噼里啪啦的鞭炮声给这座千年古城增添了几分过年的气息,告诉人们过年了!

  而这时在皇甫川的乡下农村确实另外一番热闹的景象,人们提着大包小跑回农村过年,有坐公共汽车的,有骑自行车回家的,在回家人的脸上洋溢着过年的喜庆,有的人还拉着架子车、推着推车子跑到车站去接自己从城里回来的亲人。在皇甫川的庄户人家的大门前,家家户户挂起了大红灯笼,贴上了带着良好祝愿和写满吉祥的火红对子,预示着来年的日子火,五谷丰登、六畜兴旺,四季平安、风调雨顺,国泰平安。下车后,走在回家的皇甫川的敬林路上,在耳边响起的的是村民敲响的欢天锣鼓,岁娃们手里拿着甩炮在地上摔的噼里啪啦,不少庄户人家的窗子上贴上五颜六色的窗花,院子内春光满院、旭日东来、风调雨顺、国泰平安等内容的小红对子,把整个农家小院映的通红。大门内的土地爷堂贴上了“土可生白金、地内出黄金”的对联,水井旁的龙王爷堂两边贴上了“上天降甘霖、井能生清泉”的对联 灶火旁的灶爷台贴上“上天言好事、回宫降吉祥”的对联,炕头前贴着“身体健康和“四季平安”、面翁上贴上“五谷丰登”,板柜上贴着“年年有余”、猪圈里贴着“六畜兴旺”等内容的小红对子,让年气、年味飘在整个农村的上空……在农村过年真有意思!

  这个时候从公路两旁的屋里传来“咚咚”的声音,听着这熟悉的声音,那一定是这家屋里的女主人在家里剁着饺子馅子,准备大年初一早上给全家人吃饺子,那声音勾回了额每年在家里吃着额妈给额包的饺子的幸福时刻,咬一口饺子,嘴角流着香喷喷的油水,简直香日踏咧;这时,还有另外一番景象更是带着皇甫川特有的色彩,从各家各户烟筒里飘出的一缕缕炊烟,不时吸引着额的眼神,飘来的阵阵香味让额感到特别的享受,这户人家一定是在蒸包包馍,灶火里跑出来的香味让额感到这家蒸出来的包包馍肯定好吃。在农村除过“点心”外,包包馍是额们出门时最好的礼物,有的蒸萝卜包包馍,有的蒸豆腐粉条包包馍,有的蒸大肉包包馍,最有皇甫川特色的是一个叫“小豆罐”的包包馍,这是用额们农村人地里打出来的小豆包成的包包馍,特别好吃,这种“小豆罐”一般是不出门的,而是专门留给自己家里的尝个新鲜,经济宽裕的人家还蒸上10个油塔子给自己的知己亲戚出门,一般是10个包包馍、10个油塔子,出门回来时有的亲戚给回上两个包包馍或者油塔子。

  但是讲究多的人回的却不是包包馍或者油塔子,而是回的另外一种礼馍——叫做“枣花馍”,皇甫川人就是爱讲究个礼尚往来,讲究个爱面子,这就是皇甫川的个性,这就是八里原的脾气。在给人家出门的包包礼馍蒸完后,皇甫川人开始准备蒸给亲戚回礼的枣花馍。蒸包包馍时,一个“镜壁”上可以当上8到10个油塔子,但是到了蒸枣花馍时,一个“镜壁”上只能搭一个馍,而且这种花馍非常难蒸,蒸馍时要个馍底下搭上扫帚棍,起到连接作用。做馍时,要把面搓成条条,然后盘成各种图案的转转,在“镜壁”上放好洗净扫帚棍,再把馍搭上去,在馍上放上三、四个红枣,所以叫“枣花馍”,连同“曲莲馍”、“ 糕馍”、“ 硬瓣糕子”,还有过白事时的“祭礼馍”,是额们皇甫川上的特色礼馍,这些礼馍在其他地方花钱多少都买不到。像这种枣花馍每家一般要蒸上两、三锅,一是给前来出门和拜年的人回礼,更重要的是这种礼馍出锅后,要摆在三代祖先的排位前敬祖先,让祖先先尝一下香气,这个枣花馍在神祖前一直要从大年三十敬到正月初四。等正月初四过完大年把亲戚送走后,再拿上香、蜡、酒、鞭炮把祖宗送走后,这个枣花才可以当回礼馍给亲戚回礼。

  在皇甫川上,大年初一的新年第一顿要么“拉长面”,要么“吃饺子”,而且这顿饭要在“太阳爷”没出来前吃完。在皇甫川还有一个讲究,“太阳爷”没出来前谁也不准在家里扫地,更不准把扫到一起的“脏发”端到大门外倒掉,这天的 “脏发”不叫“脏发”叫“财”,如果谁在太阳爷没出来前把“脏发”倒掉就等于倒掉了“财”,一年中可能就发不了大财。勤快的人家先天黑咧早就包好了饺子,擀好了长面,就等着大年初一一大早拉长面、咥饺子。有的人“半夜鸡起”起来,这边又是擀面、又是犁面,那边擀皮、包饺子,把人忙日踏了。在包饺子时,有心眼的人,给饺子里包上几个五分钱的硬币,谁吃上包有“硬币饺子”说明谁有福,在新的年里运气好,肯定能发大财。拉长面的人家,预示这来年的好日子比大老碗了的长面还要长,咥饺子则寓意着全家团团圆圆,饺子里包着全家人的幸福和平安!

  在皇甫川人们把闻鸡起舞叫“鸡起”,就是在公鸡叫鸣后人们就早早起来了。“鸡起”的第一件事,就是“接神”(迎接祖先),先在“神祖”的三代之神位前点蜡,燃香,然后跪在神桌前重重叩三个响头或者鞠三个躬,再到院子响炮接神。饺子和长面出锅后,屋里的任何人先不能吃,先要把一碗饭端到神桌旁敬祖先,在饭碗上放上两根香。给神敬完饭后,穿上过年的新衣服,家里的人就端起大老碗开始拉长面、咥饺子,这时最高兴的就是娃们家,吃着一年从来没有吃到的长面、饺子,真美!吃完新年的第一顿饭后,娃们家开始问大人要压岁钱,大人们到门外敲锣鼓去了。在大年初一,在皇甫川有一个重头戏,就是给村里的烈军属拜年。吃完饭的人们早早集中在村里大队的门前,这时在村里的大院子里,震天的锣鼓敲出了农民丰收喜悦的心情,等候着人们到齐后举行盛大的拜年的仪式。

  在拜年队伍最前面,是村里打着红旗的娃们家,他们手中的红旗在春风的吹动下迎风招展,娃们家嘴里吃着洋糖,高兴的有点张狂。紧接着是村里最热闹的锣鼓队,他们一路走一路敲着锣鼓,虽然时下春暖咋寒,但敲鼓打锣的人们脸上已是满头大汗,大家图的就是个高兴、图的就是个热闹。在锣鼓队的后面,就是村里的头头脑脑,大队的党支部书记、大队长、民兵连长、贫协主席、妇联主任、各队的队长、副队长、出纳会计等等,更多的是跟在队伍后边前来看热闹的村民和娃们家。好家伙,拜年的队伍就像一条长龙,足足有七八米长,最少也有将近200人。在拜年队伍的两边,有几个专门响炮的村民,每走出几步他们便点燃手中的红炮,撂向天空,红炮在空中冒出一股青烟炸响,有的跑没有点着掉在地上,看热闹的娃们家赶紧跑过去去抢。

  走到每户烈军属的家门前,家里人出来端上香烟瓜子水果糖招呼前来给他们拜年的队伍,给每位前来拜年的发上一根纸烟。这时大队干部走上前来,鞠躬给烈军属拜年,给他们送上一张带满军民雨水情深的年画和“一封点心”,祝福他们新年快乐、身体健康、万事如意、幸福美满!紧接着又敲锣打鼓、打着红旗、响着炮到下一家军属家里去拜年……从大队的大院子出发,拜年队伍经过大路向南,走上北四队上八里塬的生产路到了“崖上”, 再从“崖上”一路向北,到白疙涝子、王扁、薛台台,然后左拐上了村里的大路一直向南,挨家挨户地向沿路的烈军属拜年,送祝福、送吉祥、送问候,送党和政府的温暖,在村里转了一大圈后回到大队部。在队伍经过的地方满街锣鼓满街欢乐,路面上留下了一层燃放鞭炮留下的红炮纸……等额长大了以后,这种给村里军烈属拜年队伍就再也没有看到,特别是到了八十年代以后随着农业生产责任制的实行,这种热闹的红火的拜年形式逐渐消失。取而代子的是在村委会开个新春座谈会,邀请军烈属到村委会给每人发一张年画和一封点心,要不用村里的大喇叭通知每个军烈属到村委会领取公家给他们发的新年慰问品。

  给烈军属拜年的热闹是没有了,但是随后在皇甫川上兴起了另外一样热闹,那就是在大年初一 “给爷烧香给爷拜年”,这个爷就是敬在口北极宫大庙的各路神。热闹的重点是陈家十字额家大门对面,这就是在额们孙家坡上演的又一幕重头戏——民间非遗文化传承项目。从大年三十早上开始,北极宫大庙就打开庙门,村里的不少人们就来到这里烧香磕头,祈福新的一年全家人身体健康、万事如意,到了年三十晚上来进香火的人逐渐增多,十二点过后,不少人在放完迎接新年的鞭炮后就来到大庙烧香磕头,表示对神的敬畏,大庙内香火不断,烟火缭绕。大年初一咥完饺子、拉完长面后,人们抱着大把大把的香火和大红蜡烛向北极宫大庙方向走去,“走,咱们到庙里给爷烧香去!”见面后村里人热情的打着招呼,“你先去,额等一会把屋里拾掇完咧以后也去给爷烧香!”人们嘴上打着招呼,脸上高兴的向花一样灿烂。这时大庙前的广场上已是人头传动,庙内香火非常的兴旺,村里人排着队按照先来后到的顺序依次磕头烧香……一个人烧完香,另一个人紧接着叩拜祈福来年全家人健康幸福,有祈福娃们家早日考上大学的、有祈福自己的娃们家学好的,有祈福家里老人健康长寿的,还有祈福自己的儿媳妇生个男娃的,也有祈福风调雨顺、国泰平安、五谷丰登的……总之,村里的人们在这里许下了对新的一年的美好希望和憧憬,还有专门到庙里来还愿的信男善女。

  庙里的人们继续祈福着自己的美好愿望,庙门外的广场上震天的锣鼓继续擂着,到村南石婆石爷烧香的几幅拾货早已收拾好,就在烧香的队伍准备出发之时,另一只打着彩旗的锣鼓队从南向北敲了过来,原来这是南村的人们到大庙内给爷烧香来了。两支锣鼓队的走在一起,汇聚成了新春佳节的欢乐大合唱,整个陈家十字沉浸在锣鼓和鞭炮声的海洋中……锣鼓队在大庙外继续敲着,南头村送来的香火被抬进了大庙,村民们磕头作揖在这里给爷烧香,祈福孙北、孙南两个村子的明天更美好。南村的人给爷烧完香后,敲锣打鼓往回去的方向走去。送走南村的烧香队伍后,北村的给南村石婆石爷烧香的队伍,在一面面迎风的彩旗和喧天的锣鼓声中,向村南方向走去!

  刚到城里参加工作那几年,额是没有福气回到皇甫川感受到这种盛大的过春节的热闹,因为那个时候额在澡堂子的一线工作,每年过年当人们放假的时候就是额们澡堂子工作最忙的时候,人手忙得拉不过来,更别说休假回家过年了。在哪个刚刚开放年代,人们的生活条件还不富裕,家里也没有洗澡间和太阳能,洗澡唯一的选择就是到澡堂子去。在年前,就是家里再穷再可怜,人们都要到澡堂子去洗个澡的,洗去一年的晦气和不利,讨个好彩头,满面春风干干净净迎接新一年的到来,所以当年那句“有钱没钱,洗澡过年”的歇后语非常流行。因为工作忙,额是没有福气回去和家里人一起过大年三十和初一的,等这两天最忙的时间过去后,额们才能轮流换着休假回家过年。只是到了后来额不在浴池的营业一线工作,调到办公室后才有了回家过年的机会。

  因为办公室不像一线工作那么忙,快到过年时,单位留上一、两个主要领导值班,其他的同志就可以轮休回家。办公室的领导大多家在城里,他们有的是额的长辈、有的是额的兄长大姐,所以对额特别照顾,支部书记刘风新、顾问王增元、张汉学和额爸是挚友,是额的长辈;经理尚守业、副经理梁四本是额的好兄长;副经理孙春叶是额的好大姐,副经理谢增奇是额的好兄弟,他们都是领导,只有额一个当兵的,他们都把额当做自己的孩子和兄弟,亲如一家,关爱有加。每年过年时他们总是坚守在岗位,让额先回农村老家过年,每当额回忆起在大同园浴池办公室工作的那些日子,额的心里总是暖暖的,心里有说不出的感动。

  和额妈过年赌气 

  有年过年,额高高兴兴回到了蓝田农村老家,一家人在一起高高兴兴的过年。从正月初一到初四过完大年后,正月初五额引着几个碎娃们家翻过八里塬到聚庆村浪了一天灯笼会,到了初六早上,额妈打发额到几个亲戚家去拜年,额高兴的答应母亲的安排。于是额妈赶紧给额准备去亲戚家的“礼行”,额妈从柜里取出两样“礼行”给额,“妈,就这点礼行太少了吧,额嫌拿不出手,拿出去丢人,额不去!”“你嫌少?你过年回家给家里买的求之溜溜,你还嫌少,额还没有数落你呢,你反倒有理!”“额回来买了那么多礼行呢,咋就只剩这么一点东西了?”“你买的东西都到亲戚家出门拿完了,难道是妈吃了你的东西不行?”就这样,为了出门走亲戚额娘们俩吵了起来,当时的额年轻气盛,一气之下赌气地说:“这个门今天额不去出了,你们谁爱去谁去,额要回单位上班,你们这个家额从此以后再也不回来了!”“不会来算咧,谁稀罕你回来,额们又没请你回来。要回单位上班你就早些滚,以后再也包回来了!”额妈对额发火的时候语气很强硬,额也不示弱:“不回来就不回来,谁稀罕你们这个烂屋,你放心:额这一辈子也不会回来!”听到这里额妈更是生气:“你是个叮当,还不敢把你说一下,还给翻了天不成?滚,你给额滚!”听到这里,额头也不回地骑着自行车走出了家门……回西安上班的路上,骑在额爸留给额的那辆永久牌自行车上,额一路闷闷不乐想不通,发誓一辈子也不回农村老家了。

  嘴上额是这么说的,虽然嘴硬,但是在单位上了一段时间班后,额却特别想再回农村老家看看,但是过年时说的硬话,让额没脸再回去,要是回去不是证明自己错了吗?要是一进家门,额妈问额:“你不是一辈子不回这个家了吗,这才几天你咋又回来了吗?你个没出息的东西!”要是额妈再这样一问额,额的脸肯定没处搁,与其回家丢人显眼,还不如老老实实努在西安算了。有时实在想家了,就骑个自行车到郊区的田间地头边坐坐,呼吸一下新鲜口气,感受一下农村的乡土气息,闻一下青青麦苗散发的清香。因为整个一、二、三月没有回家,额爸额妈曾多次捎话让额回去,但是额却给捎话人说最近工作忙回不去,等忙完了这段时间额再回去看额妈额爸。这年,额在西安整整奴了一个春天,在城里实在是奴烦了,总想换一个环境出浪浪。因为拉不下面子,蓝田老家实在不能回去,回去后额妈在日噘额咋办?

  在史寨上高中时,额有两个铁哥们,一个名叫王拴虎,蓝田县辋川乡豆沟村人,一个名叫张新养,蓝田县焦岱镇焦岱村人。高中毕业后,他们各自开始了自己的青春人生。在打拼之路上,拴虎在他们的村里当起了民办教师,既当校长、又当老师,从事着授业传道解惑的人民教育工作;新养,依托家住焦岱镇集市的优势,在村里做起了生意,贩椽贩檩拉到城里来买,最后生意做大后搞起了运输,买了一辆客车跑着西安到焦岱的生意,后来又在焦岱街上开了一个洪福酒店。过去,额老跟着大人到焦岱街去上集,去过不少次,辋川却一直没有去过,听说当年王维的那首空山新雨后就是在辋川写的,这位大诗人的那首 “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绝世佳作,让额有了格外想去辋川老同学家休假的冲动,更想和这位老同学在分别多年后叙叙同学情。

  《长安县志》载,蓝田县原来叫 “峣柳城”,因面对峣山,山里的柳树很多而得名。皇甫川位于蓝田县的西南方向,在蓝田和长安两交界处,被蓝田人称为西川。在区域划分上归蓝田县管辖,但实际上额们是真正的长安人。传说,当年长安县多次要用他们的炮里乡来换额们焦、汤、史、小四个乡镇,但是蓝田老爷舍不得啊,因为这四个乡镇是蓝田的白菜心、米粮仓,是给国家交纳公粮最多的地方,把这四个乡镇换给了长安,等于抽了蓝田县的筋,要走了蓝田人饭碗中的油花花,所以额们还是幸福的马卡蓝田人。在皇甫川一代,百分之八十的老人都去过西安城、长安县城韦曲、长安万人大集引镇,但是很少有人去过蓝田县城,因为皇甫川到蓝田县和到西安城的距离差不多,人们进县城去还不如进西安城去,很多事情在县城办不成,而进了西安城,啥事都能办成。额们这里的人们不进蓝田县城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没有直达县城的班车,为了办事人们只好骑着自行车进蓝田县,况且进县有个十里县坡非常难走,等人们把自行车推上县坡已是满头大汗,乏的跟马一样。所以在额们那一带就有“硬去西安十次,不到蓝田一回”的说法,除非要到县城开个证明办个手续证件的,考试什么的,实在没办法才去进县。

  过去,曾经有人糟蹋说额们县是“蓝田县,母猪圈”,意思是说额们的县城基础设施落后、环境差、县城面貌和乡下农村没有多大的差别,还有好多人在家里养着老母猪,因为养着老母猪的人多,所以用这么一个不好的词语比喻额们县城,糟蹋额们蓝田。但是,额认为这些人是歧视额们的县城,蓝田县毕竟是额们的政治文化经济的中心,是额们县衙的所在地,虽然说从小都没去过,但是从小到大额一直在脑海里想象着额们蓝田县是什么模样,是蓝天白云?是青山环绕?是灞水潺潺,还是像大诗人王维说的那样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还是雪拥蓝关马不前?还是像人们口中流传的那样……这一切更加加深了额一定要到额蓝田辋川拴虎同学家休假的愿望。

  一个春光明媚的下午下早班后,额向班长强志涛请了10天假,说要休假回蓝田老家去看额爸额妈,强师傅批准了额的休假的要求。下班后额稍微收拾了一下,而大概向单位的人打清了一下到蓝田县城去的线路,便骑着那辆永久牌28自行车向额心目中的蓝田县方向骑去。把自行车从大同浴池后门推出后,额跳上直行车,骑行在西安市第一条最繁华的东大街上,晒着暖暖的春光,在澡堂子捂了一上午的湿气和潮气一会而发,身上霎时感到轻松了许多;通过大差市十字左拐,额骑上西安市第二条繁华大街——解放路,街道两旁的高楼大厦鳞次栉比,商品琳琅满目;紧接着额骑上了西安市的东西大通道,也就是贯穿中国东西的大动脉——西安东五路,出了朝阳门,一路向东骑去;这期间,骑行的路上处处是一道道美丽的风景,西北地区最大的康复路批发市场、张华烈士纪念碑、第四军医大学、半坡博物馆、浐河、灞桥发电厂冒着白烟的烟囱……穿越西安东部的纺织重镇——纺织城后,骑行在312国道上,额的心情是多么的舒畅,眼前白鹿原的雄厚、灞河的滔滔水声,路边伟岸的白杨,地愣上到处芬芳的花香,这一切仿佛让额骑行在一个诗情画意的海洋。

  不长时间,额就骑到了洪庆,用了很短的时间额就骑过了街道,紧接着骑到了油坊街、华胥、曳湖镇、三里镇……等骑到蓝田县城时天已经黑了,当天再往辋川去时间肯定不够用。于是额推着自行车找到县北关中学,因为额堂弟陈贵民就在这里上高中,额想在额弟上学的学校歇上一夜后,第二天一早在赶往额同学的家中休假。在学校,见到贵民兄弟时,他刚刚下课,看到额的到来贵民非常高兴,额告诉了额找他的想法,没想到额弟非常痛快:“新建哥,今天你就住在额的宿舍,额在县里上学,你在西安上班,咱们弟兄平时很难见面,有时过年过会回家也见不上个面,今天在这里能看见额哥额很高兴,咱弟兄两今黑咧在被窝里好好说说话。”“兄弟,哥今黑咧就不好意思了,麻烦你了!”“好额哥呢,咱都是亲弟兄呢,你说这话就见外了!”“好,有你这句好,哥就放心了!”于是贵民兄弟引着额,到他们的学生灶吃了黑咧饭,吃饭的情景,让额再次回忆起在史寨高中上学的美好情景。吃完黑咧饭后,贵民又把额们的同村好友王养顺叫到了宿舍。额、陈贵民、王养顺们、陈平印,额们四个原来在农村时就是好友,就是铁哥们,被称为“四人黄金搭档”,后来额们又和额家后巷子的陈小明关系不错,额们五人过年过会时经常在农村老家额的媳妇厦子内用扑克牌打升级开“四人专题会议”,另外一个人专门给输家的脸上贴纸条,认真学习“五十四号文件”。第一次到县城,能碰见养顺和贵民,额高兴地很,额们在一起说了很多知心话,亲情、友情、真情、乡情在额第一次来的这个小县城的那一个夜晚流淌……

  那天晚上,额和贵民兄弟挤在一个被窝里说了很多知心话,睡得很迟,但是第二天额们弟兄两个却起的很早,一个是贵民兄弟要上早操,另一个是额要沐浴着早晨的第一缕阳光,好好看看额的蓝田县,看看额从未到过的县城,感受蓝天白云的美丽,考证人们中间流传的“蓝田县母猪圈”的说法到底有没有?推着自行车,第一次以一个蓝田人的身份真正走在县城的大街上,额深感“额是马卡额骄傲”的自豪:迎面沐浴着明媚的春光,嘴里呼吸着新鲜清新的空气,早起的人们互相打着招呼,街边的饭店小店前人们坐着不少前来吃早点的人们,沿街的门店早早打开店门迎接第一个生意,路边的花园里不时吐放花香与芬芳……推着自行车在不大的县城浪了几圈,也没有看见一户养猪的人家,过去一直在人们脑海里流传的“母猪圈”的印象一扫而光。倒是耳朵边传来的“你起来的这么早”、“他叔你干啥去”的问候,让额感受到蓝田人的憨厚、淳朴、直爽,终南阴岭秀的画面勾引着额的眼神,灞河里哗哗的流水声不时送进额的耳朵、白鹿原东塄满坡的美景……让额此时此刻流连忘返,就好像立在最美的室外桃园!好不容易来县城浪一回,把县城从东到西、从南到北看了美美一遍后,额还专门到县委、县政府的大门口,看了一眼“蓝田衙门”有多高。在县城的一家小摊,额用一块钱买了四个油糕和一碗豆浆吃饱后,骑着自行车向秦岭山出发。

  路过王维故居和向阳公司后,到了白家坪,跨过辋川河上的一座木桥,用了不到一个钟头的时间,额就顺利地找到了豆沟村。“叔,咱这村是豆沟村吧?”“是,你找谁?”“额找咱村的王拴虎。”“你跟拴虎是啥关系?”“额跟拴虎是同学,额们一块在史寨的高中念过书。”“奥,你是拴虎的同学,拴虎正给娃们家上课呢。前边那就拴虎他家,你先到拴虎他家坐一下。”“好,谢谢叔,麻烦你了!”“咱都是乡党不麻烦。”

  按照乡党手指的方向,额很快来到了王拴虎的家。听说额是自己儿子的高中同学,又是乡党,还是从西安专门骑自行车来找他娃的,拴虎他妈他爸非常高兴,连忙端来板凳让额坐下,赶紧从电壶里倒了一缸子水端到额的跟前:“娃,你路上乏了吧,赶紧先喝口水,坐到着好好歇着。”“叔,谢谢你们二位老人,让你们受麻烦了!额是拴虎的高中同学,名叫陈新建,咱县史寨那边的。”一听说额是史寨那边的人,拴虎他爸立马来了精神:“额拴虎他*的娘家就是咱们那边的高堡寨村的,他表哥张继堂老师原来就在你们学校教学呢!拴虎正在学校给娃们家上课,一会额叫人给拴虎捎个话,就说你来了!”听到额到村里找他的消息后拴虎非常高兴,立马跑回家先和额打了个招呼,新建:“你能来到额们家看额,额实在是太高兴了,你先在屋里谢一会,额现在正给娃们家上课,没有时间在家陪额,等一会放学后额就赶紧回来”“行,拴虎,你先给娃们家上课去。额先和咱叔咱婶在家里拉拉家常”。额的到来,令额这个在大山深处教学的老同学意想不到,他非常高兴、非常激动。

  放学铃声刚响,拴虎就三步并作两脚跑回家中,就是想和额多说几句话。额说:“老同学不着急,额这次专门到你家这山清水秀的地方来休假来了,从来也没有来过咱们这边,也想看看你们这里的美丽景色,更重要的来看看咱叔咱婶。”“好,你到城里接班后,额也没时间去看你,反倒让你这个城里人到山里看额来了!”听到这里额哈哈一笑: “拴虎,你再包瓤人了,咱两啥关系,你还说这话!只要你不嫌弃额在你家住的时间长,额就额就弥陀佛了!”“没问题,你想住多长时间就住多长时间,只要你愿意!”看到自己儿子的同学从西安到自己的家中,拴虎的爸妈把额当做贵宾对待,当天中午给额擀了一案子燃面,全屋的人吃的非常香。下午,作为校长和唯一位老师的王拴虎把额引到他教书的山村小学校参观了一圈,向他的同学们把额介绍了一下,讲了教室里给一到五年级学生交*上课的情况,这天下午学生们大多都是上自习课,额坐在教室最后一排的一个拐角,看着拴虎给学生辅导作业的情景,亲眼看到了一个山村人民教室的辛苦、不易和辛勤耕耘的身影以及忠诚党的教育事业的坚实脚步。

  黑咧,额和拴虎睡在一个床上,钻进一个热被窝,额俩谝友情、共同回忆在皇甫川上高中的美好时光,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谝的正高兴的时候,额突然说:“虎 ,额从小就梦想着自己长大后,有一天能站在讲台上给学生们讲一堂课,可是没想到自己在人生的道路上选择了一条捷径,虽然很风光的进了西安城,但是却是一个澡堂子的搓背工,额有时回家都不敢给人说。害怕村里笑话额。咱俩商量个事,你看明天能不能让额在你们学校给学生们上一堂课,也好圆圆额走上讲台的梦想?”“能行,这有啥问题。在学校时你的各门功课的学习成绩都比额好,学生们巴不得城里来的年轻人给他们传输新思想、新观念,你上课学生们肯定喜欢。”听到这里额高兴的说:“太谢谢你了,虎!” “谢啥呢咱们不用谢,你帮额给学生上课,额应该感谢你才对!”就这样,额俩一直在被窝里胡说浪谝着,直到迷迷糊糊的进入梦乡……

  第二天一大早起来后,拴虎他妈拿出家里最好的东西接待额,给额打了两个荷包鸡蛋,吃着碗里的荷包蛋,幸福的泪水夺眶而出,山里人真是太实诚了,自己平时舍不得吃的鸡蛋,却一下子给额打了两个。吃完饭后,虎引着额来到了他的学校,先是学生们的早读。在虎的办公室,老同学问额:“新建,今天早上你想给学生们上啥课?”“语文是额的强项,额就想给娃们家上一堂语文课,展示一下额的语文才华!”虎把五年的语文课本和教案递给了额说:“今天你就给学生上这一课,额坐在教室的最后边听着,给你压阵。”下完早读后,虎走在前面,额跟着虎的后面,额们俩一块来到了教室的门口,一声 “起立”后,只见教室里的同学们站立起来嘴里喊着:“老师好!”这时拴虎面带微笑的说到“同学们早上好!”这时班长又喊了一声“坐下”后,所有的学生又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同学们,大家早上好!现在额给大家介绍一位新老师——这位老师名叫陈新建老师,他是额的高中同学,在学校时学习非常好,特别是语文课学的非常好,今天额这位在西安当工人的高中同学专门来到咱们村,就是想给大家上一堂语文课,大家说好不好、行不行?”教室里的同学们齐声回答到 “好!”现在这位老师就站在咱们教室的门口,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陈老师给我们上语文课!“”这时拴虎走到教室门口把门拉开说:“新建你进来吧!”,看见额走进了教室,同学们鼓起了自己的小手欢迎额。

  在一个大教室里,由一个老师给一到五年级学生上课,额没有这个能力,更没有这个本事,倒是额这个当时在班里很不起眼、看是平平的拴虎同学,高中毕业后在这个偏僻的小山村里把自己的才能发挥的淋漓尽致,恰到好处,让山里娃接受到了最好的教育,这简直就是一种天赋。“同学们,这一节课一到四年级的同学上自习,完成我昨天给大家布置的作业,五年级同学上语文课!现在就陈老师给大家上课!”一番开场白后,虎就坐到了教室的最后一排的课桌上,给学生们批改作业去了。

  走上讲台,额又一遍做了一个开场白:“同学们,大家好!额叫陈新建,是你们校长的老同学,今天由额给大家上语文课,现在请同学们把课本翻到xx页,今天额们开始学习这篇课文,额先给同学们把这篇课文读一遍!”打开课本,额从前到后先把这篇课文给学生们读了一遍,然后开始是教同学们认生字、解词、分段……作为一名老师,看着学生们认真学习的情景,额的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这一节课是额人生上的第一节课,也是最高兴的一节课,额不但走上讲台,还每每过了一把当老师瘾,现在由于时间太长已经记不起那篇课文的名字,当时想起给山里的孩子们上课的情景,额的心里收获着满满的幸福。就这样,额和拴虎轮流着在学校给娃们家上课,放学后,拴虎又把额领到山里边四处欣赏风景,过着一种世外桃源般的神仙生活。

  这时不知不觉三四天的时间已经过去,虽然额人在辋川,但是心里还是一直想着皇甫川和家里的额爸额妈,额先回家的愿望越来越强烈。

  一天吃过早饭时,额对拴虎说:“虎,额在你家住了这么长时间,把你也打搅美了,实在不好意思,等你有时间到西安来,额好好感谢你。”“新建,咱俩都是好朋友,再包假了,你能到我们山里来,是给额撑面子来了,我还得感谢你。你再多住几天吧、”“虎,不住了,咱俩都包假了。是这,额在你这住了这么长的时间了,也想回家了,更想家里的爸妈了,额想今天就回去看看他们。” “行,那你就回吧,今后有时间你想来就来,就把这里当成你的家!”吃完饭后,拴虎全家的老小把额送到村口,额就劝拴虎他爸他妈说:“叔、婶你们赶紧回家吧,不用送了,这几天为了额也把你们忙日塌了,你们赶紧回家歇歇!”“好额娃呢,不麻烦,叔和你婶高兴还来不及呢。好,那额娃慢慢走,路上注意安全,有时间再到家里来!”“没问题,叔、婶!”“那额们就先回去了,让虎把你再送送!”“好,再见叔、再见婶!” 

  和拴虎全家分别后,虎继续送额。额在前边走着,虎在偏岸给额推着自行车,额俩边说边走,虽然在一起住了好几天,但是好像还是有说不完的话,越谝越热火。不大一会儿,额们不知不觉走过了豆沟村通向白家坪的大桥,把额送到了白家坪村后,额说:“虎,你就把额送到这里算了,你赶紧回去吧,学校里的学生还等你回去上课呢?”虎说: “没事,让我再送你一段路程吧!”“拴虎,真的不用送了,送君千里终须一别,难道你还害怕额把路上偷家的东西不行?”听到这里拴虎噗嗤一下笑了:“你要是硬不要我送你,我就不送了,咱们到此一别吧!”“好!”说着额接过了拴虎手中给额推的自行车: “你赶紧回学校给上课去吧,学生们在教室里等着你呢。”“从这里到史寨的路你认得不?” “认得,拴虎。鼻子下就是路,咋能认不得呢。”“认得就好,有事咱俩常写信联系”……到了这里额俩似乎还有说不完的话,听到这里额一恨心,一脚跳上了自行车向前骑去,可是骑了几分钟扭头向后一看,拴虎开立在原地向额挥手:再见!额只好又跳下自行车,向拴虎站立的方向大声喊了一声:拴虎再见,有事记着给额写信……

  在农村生活时,常常听大人们说去蓝田县有个县坡。这个县坡不同一般的县坡,坡陡湾急,全长5公里,道路很险,拐弯的地方很多,每逢雨雪天气经常出事,特别是人们从县坡往下骑自行车时,有时刹不住闸就非常危险,到蓝田县去最难走的路就是这个大坡,人们把这个坡就叫十里县坡,这是一条蓝田县城通往焦岱、汤峪、小寨、史家寨和白鹿原的主要线路,也是到县城去最难走的一段路,一般人是骑不上去这个大坡的,只有推着自行车硬往上走。出了辋川的峪口不长时间,额就骑到了县坡底下,立在县坡底下,额望坡熬煎:这大的陡坡,额能走上去吗?能,别人能走上去的县坡,额一定也能走上去,于是额推着自行车开始向人们传说中的县坡走去……上一截,拐个弯;拐个弯,上一截;实在上不动了,就把自行车撑在公路边,坐在路边的石头上歇一会,攒够劲后继续走;走一段路后,又歇一下,走啊、走啊,拐弯、拐弯、再拐弯,县坡上的弯道拐的额的稀里糊涂,这个县坡啊,上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额才能上到坡顶?走,怂管他呢,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一大多小时候,额终于气喘吁吁地爬完了县坡,坐在县坡的最高处白鹿原的原塄额常常的出了一口气,十里县坡额终于爬上来了,立在这里俯瞰:此时蓝田县城的美景展现在额的眼前,就像一幅山水画一样非常漂亮紧紧的激荡着额的心情、吸引着额的眼球……真美,白云边;真美,瓦蓝天;真美,蓝田县;真美,灞水源;真美,终南山;真美,白鹿原;真美……这是人们讽刺的“母猪圈”吗?答案只有一个:肯定不是!这是美不胜收的世外桃源——风景如画的白云瓦蓝天!

  上了八里塬后,经过一个小时的骑行后,额回到了自己的老家皇甫川上的蓝田孙家坡村。立在八里塬原塄时,看着各家各户农家小院里冒着缕缕炊烟,额知道是快到吃晌午饭的时间了。一跨进家门,额还没把自行车放稳,坐在灶火烧锅的额妈便立起来招呼额:“新建,额娃回来了,赶紧坐在板凳上,妈给额娃倒水。” “妈,额不渴,额不喝。” “新建,你给妈说你这两天做啥去了。”“妈,额在单位上班啊?”“你再包哄妈了,你爸叫人到单位寻你给你捎话叫你回家,人家说你休假回家来了,可是你没回来啊,把额和你爸急的,不知道你做啥去了?”“妈,没事!额这不回来了吗?前些天休假额到咱县里额的一个同学家里住了几天,这不今天就回来看你和额爸来了。”“回来就好,额还以为你还在生妈的气不想回来呢?”“你是额妈,额咋能生您的气呢,额早就把这事忘了,就是工作忙没有时间回来看你和额爸!” “妈,那额爸呢?”“你爸还在地里忙着呢,一会就回家吃饭。” “那额到地里接额爸去?” “你骑了一路自行车,从县里回来也乏了,赶紧睡在炕上歇一会,妈给咱擀燃面吃!”“太好了妈,额就爱吃你擀的燃面!”…… 

  请看纪实小说【八里塬下】连载四十一

  • 上一篇: 陈皓简介
  • 下一篇: 纪实小说【八里塬下】连载四十一
  • 发表评论   告诉好友   打印此文  收藏此页  关闭窗口  返回顶部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
    | 关于我们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站长邮箱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Copyright© 2018 金石秀水文学艺术网电话 13201781298 029-62341105 QQ:307816818 微信:13201781298陕ICP备07006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