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服务|生活|常谈|作者一|作者二|作者三|书法|绘画|红山文化|图片|商道|下载|留言|名家|教学|影音|党建|用户
   位置: 金石秀水文学艺术网 >> 作者二 >> 陈皓作品 >> 正文
 
纪实小说【八里塬下】连载四十二
 更新时间:2017-2-4 15:56:47  点击数:815
【字体: 字体颜色

  十五的月亮特别亮

  这年农历八月十五前后,额回农村老家休假。八月十五这一天,是额人生的道路上最难忘的一天,这天额妈让额到长安县的高山庙去给舅家送月饼。临走时,额妈对额说:“新建,吃完晌午饭额娃就早早回来,额和你爸让你印奇哥给你介绍了一个女朋友,这个女娃她家是咱村南头的,他爸把他们全家的户口都带到了韩城,是商品粮户口。黑咧你哥约你和女娃在他家见面!”“行,额知道了妈!”吃完早起饭,额就骑着自行车到舅家去送月饼。往常到舅家“出门”时,吃完晌午饭额就赶紧回家。而这次在舅家吃完晌午饭后,额却不想回家,帮着舅舅在场里干着各种农活,有意拖延着时间。眼看天就黑了,舅舅和舅妈催着额赶快回家,额却一点不着急:“舅,时间还早着呢,额骑自行车一会就到家了!”“你赶紧回家吧,都这个时候了,你妈和你爸看见你还没回去,肯定在家里为你操心呢!”这时月亮从东边的八里塬上空露出了笑脸,额看实在扛不下去了,就准备骑着自行车回家,舅舅在额的自行车后座上绑了一个“稻草个子”,让额带回家给爸妈秋收时“拢包杆”用。因为额对这个女娃不是很了解,对这桩姻缘不是很满意,所以一直在有意无意拖延着时间,在回家的路上,额骑一会自行车,然后再下来推着走一会,思绪很乱,想了许多,一路走一路想……

  就这样不知不觉,额从长安的高山庙村回到了蓝田孙坡的家里。一进门,额妈就埋怨额:“你咋才归来,走的时候给你说要和人家女娃见面,你忘了?你姐夫都来催了好几次了,人家女娃早都在你姐夫的家里等着你呢,把自行车一放,你赶紧到你姐家去!”放好自行车,爸妈催额赶紧往姐的家中走,刚出街门,刚好碰见又来叫额的姐夫。

  那是一个花好月圆的夜晚。额和妻子在姐和姐夫的撮合下,第一次见面了。约会的地点就是姐的家中,那天刚好村里停电,在昏黄的煤油灯光里,额见到姐和姐夫给额介绍的女朋友——额村南六组的女青年焦胡蝶。当时额对这桩婚姻并在乎,抱着花搅和无所谓的心态。对妻子一连说出了“五个缺点”:“额在城里没房,额长得很丑,额的工资很低、额的家里没钱、额的工作很低贱——搓背”,有意刁难现在的妻子。没想到妻子说“这些并不重要,你就是一个要饭的,额也不嫌弃,最重要的是额看上的是你的人!”就是妻子的这句话让额感动一生,让额们约定了一生的牵手。当年12月,额们在农村的老家孙家坡村举行了传统的订婚仪式——“封礼”,说到订婚的礼钱,额的岳父焦汉茂说:“只要两个娃今后的日子好,额们就不要彩礼钱了!”“你丈爸说是说,但是你丈爸把女子养活这么大不容易,咱不能让人家给咱们陈家白养一个儿媳妇吧!”额爸和额妈最后一致达成协议:“即就是新建他丈人家不要彩礼,额们也不能亏了人家!”“封礼”仪式在一个暖暖的冬日举行,按照当地的风俗习惯封礼的礼金是240元,封了几身新衣服,摆上十几桌的宴席,邀请额们方双的主要亲戚见证了陈、焦两家结为秦晋之好这一重要时刻。

  结婚的前奏曲

  参加工作后,虽然额是村里人最羡慕的工人,但是每月的工资却是少得可怜,杯水车薪。每月挣的钱,除维持日常的生活开销外,还要上交给爸妈一部分,更多的钱都用于给自己购买书籍,口袋中基本没有积蓄,所以订婚的大部分费用都由家里来掏 。基于家里的经济实力,对于自己的婚礼额和未婚妻商量决定实行婚事新办,节俭办婚事,两人到街办把结婚证一领就算结婚了,或者不摆宴席带新媳妇出去旅游一圈,回来后给单位同事和亲戚发包喜糖这婚就算了,为了今后的日子未婚妻同意额的想法。但是却遭到了方双爸妈的反对,特别是遭到额爸额妈的强烈反对:“新建,你是咱屋的老大,娶媳妇这样的大事绝对不能这么简简单单地办了就算了!你不要面子,额和你爸在村里还丢不起这人呢!村里的人会笑额们老两口,能给儿子订起媳妇,却给儿子结不起婚。额们是给儿娶媳妇呢,又不是干啥见不得人的事,为啥要一声不吭的悄悄的偷着办呢?你们这样做让额们今后在村里咋活人呢!”

  和爸妈商量多次后,额爸额妈的态度一直强硬,坚决不同意按额们的想法,硬要按照农村的风俗给额娶媳妇结婚,懂得“胳膊拧不过大腿”的道理,额和未婚妻屈服在爸妈的坚持的农村的风俗里,额毕竟太年轻,太嫩了,一切想法天真幼稚,让人可笑。原来是想给爸妈省些钱,可是额爸额妈却不领情。在这场时尚与现实风俗的结婚大战中,传统打败了时尚,额们乖乖的按照爸妈设计的结婚路线执行。

  当时的农村人结婚,婆家人一般要给新媳妇割个大立柜,娘家人也给女儿陪一个六尺板柜,陪板柜的目的就是来装地里庄稼打下的新粮食,放小麦,装苞谷、搁谷子……在农村的庄户人家中非常实用,娶媳妇那天,人们争先恐后地前来要看的就是娘家给女子陪的板柜质量好不好。对于额来说吧,说是农村人吧在城里工作,说是城里人吧老家又在农村,要是完全按照农村的风俗来办婚礼吧,爸妈的面子上过不去,要是按照城里人的习俗给额结婚,家里的经济实在负担不起。因为额在城里工作,家里有没有地不种庄稼,所以装粮食的板柜肯定用不上,根据屋里和额的实际情况,额爸准备给额做一个组合柜和一个双人床。额爸叫来了村里一位名叫王拴娃的木匠,额叫他为“拴娃叔”,把他请到家里来给额们割结婚的家具。第二天一早,拴娃叔和自己的徒弟肖家坡村的肖公利便带着木工家具来到额屋,开始给额结婚割家具。在农村结婚一般都割的是板柜,很少有人家给自己娃做组合柜的。额爸的这一要求,确实把木匠叔难住了,他从来没给人家做过组合柜,也不知道组合柜是啥样子,于是找来一本木工书进行参考,同时又到额村唯一一家给儿子结婚有组合柜的人家看了一下,结合自己的想法,在额们的四合头大院内开始给额做组合柜和床头。由于家里的经济困难,当时这个组合柜只做了三分之二,最后的两扇大立柜那一部分还是在额结婚三四年后,家里的情况渐渐好转,爸妈又请木匠重新做的。现在看来这个大立柜极其简单、不伦不类,但是在当时做成后,村里的许多人都来额屋里看新鲜,来看新建他爸给他娃结婚做的组合柜究竟是个啥模样:“噢,原来组合柜是这样的,以后额给额娃结婚,也照这样的组合柜来做!”家具做好后,额爸又请额队的兄长王敏利刷上了海蓝色的油漆!

  拾掇媳妇厦子

  “额娃大了,该给额娃结婚办喜事了!”在结婚前的一切准备工作基本就绪后,额爸就托介绍人——额的姐夫到额的丈母娘家商量结婚的大事,额爸请村里风水先生王云章按照额和未婚妻子的生辰八字,掐算了额们结婚的最好日子是:1988年8月16日,农历七月初六。在额们农村,人们一般认为三、六、九是好日子,俗话常说的“三、六、九往上走”就是这个意思,刚好风水先生给额们算的结婚的日子是阳历8月16日、阴历七月初六,还是个星期三。听到这里,额的丈妈和丈爸痛快地答应了这个吉祥的好日子。

  “他舅,咱准备给咱的老大新建七月初六办事,今天额专门到舅家门上请各老外(音wei,当地对舅家人的一种尊称)家,咱娃结婚时请各位一定要到家里喝喜酒!”结婚的日子定下来后,第一时间要给额妈的娘家人说,要到舅家请“老外家”。额妈便提着点心到对河的高山庙村,一家一家的告诉额要结婚的事情和结婚的日子,请她们到时参加额的婚礼,结婚那天还要把舅家当作“上上宾”坐上席(即坐在椅子上),舅家没来就不能开席,舅家到了以后才能正式开席吃饭,而且舅家要坐第一波席,不然当天的喜事就过不成,舅家要掀桌子骂娘的!对于一般的亲戚不用请,捎话给说一下就行!

  就这样,一场洋不洋、土不土、农村不农村、城里不城里的“四不像婚礼”前奏曲,在额爸额妈的张罗中开始了!额爸先是到高堡寨上集,买回好几捆庾子,和六张庾子席,开始布置新房。请人搭仰棚子,用庾子做骨架,然后把席子架在上面,紧接着请来自家屋的养怀哥等人给新房的墙上劈腻子,刷涂料,进行最简单的装修,从村里的商店买来花花绿绿的墙围纸,前来帮忙的乡党给仰棚贴上了一圈花纸,用红纸沾上了两条红边子。额妈还特意把瑛会姨请到家中,用红纸给顶棚剪了像蝴蝶、鸳鸯戏水等各种吉祥喜庆的图案,贴在仰棚的四角和正中心,还在新房的两个窗户上剪了各种花花绿绿的窗花!等这一切准备停当后,额用从西安买回了的彩色皱纹纸和橘红色的即时贴,剪了当时最流行的彩袋,在新房的四角绑上铁丝,然后把彩袋放在上边,剪了自己最喜爱的大红喜子,贴在组合柜上和新房最显眼的地方,并亲自在床边北边的墙上用红毛线绷了一个立体感很强的“大红双喜字!”

  过事“请执事”

  结婚的前几天,是最忙碌的时间。为了保证结婚这件大事万无一失,额和额爸先初步写了一个“执事单”,把结婚的主要事情分配到每一个自家屋人和帮忙的乡党的身上,拿出初步方案后,额们又请自家屋主事的长者过目了一下,看还有什么地方没想到的,进行修改和补充。所谓的“执事单”,就是“过事”时每个人要干的事情,也就是城里的责任分工表,由“看客”、“收礼”、“酒旨”、“茶旨”、“厨师”、“ 电工”、“担水”、“青器”、“蒸饭”、“ 烧锅的”和“大木行”等组成,“大木行”就是城里人说的服务员,主要借桌椅板凳,端菜端饭、收拾碗筷、负责席面哪一块工作,因为桌椅板凳是大件家具,又都是用木头做成的,所以额们那里的人形象地把它比喻叫做“大木行”,在众多行当中大木行的队伍人数最多,设“大木行头”一个、副头一个,也叫“席长”、 “副席长”,少则领导30几个人,多则领导40到50人,这些人全听“大木行头”的话,额们主家也给前来帮忙的人每人发一盒香烟,额记着额家当时给乡党们发的没有带过滤嘴的金丝猴香烟,简称“平猴”。“执事单”溜出来后,结婚的前两天,额们便拿着香烟挨家挨户地到这些自家人和乡党的家里去,递上纸烟告诉他们额们家时间要给额娶媳妇,邀请他们今天晚上到家去喝酒,安排大家每个人要干的事情。

  晚上吃完饭后,这些被邀请的乡党便三三两两来到额家。这时家里的人赶紧上前招呼,又是递烟又是倒茶,让大家赶紧先坐下。额妈和自家屋的后头妈、大妈赶紧上锅炒上四盘菜,拿甁白酒,斟上满满一盅,让乡党们尽情的喝酒吃菜。吃完后,乡党们问了各人要干的事情,便在耳朵夹了根纸烟要走,这时额爸便放下手中的活前去送乡党:“娃他叔,明天早上早早来咱屋给额帮忙。老哥在这里先替新建娃谢谢你了!”“老哥你就放心吧,明天早上额们会早早来咱家帮忙的!”“娃他叔,再拿上一根纸烟,天黑路上慢慢走!”第二天一大早,额爸先安排一、两自家屋的知底人,给他们拿上几千元钱,让他们按照厨师写的菜单,骑着自行车到西安去买菜。早饭后,“关系硬帮”的主要乡党们就来额家帮忙、搭棚子的搭棚子,借桌椅的借桌椅,盘“扯灶子”的盘“扯灶子”,正在忙碌着结婚前的一切准备工作。到了晌午饭前,“过事”前大项准备工作基本做完。吃完晌午饭后,执事单上前来帮忙的自家屋人和乡党全部到齐,各人忙各人的事情,整个院子一片忙碌热闹的景象,喜气在整个大院弥漫。

  回农村结婚

  城里的人看不起额,额也不想“招拾”城里人,城里人把额不往眼里搁,额更是看不起他们。按理说结婚是人生的大事,额应该给单位的领导汇报打招呼,请单位的领导去讲个话,请单位的同事去吃个宴席,感受一下皇甫川的风土人情,但是额是个犟头、是个杠头,额就是看不起城里人在额们农村人面前高人一等的高傲劲和张狂样子,额的婚礼就是不给他们说,额就是不邀请城里人到额们乡下农村做客,“马卡”人民有志气,额就是要气他门,没有城里人参加,额的婚礼照样风风光光、热热闹闹的举行!

  额是在离结婚前的三天才从西安休假回家的,临回家时,额给单位领导请了一个礼拜的换休假,压根也没有给单位领导回报自己回农村结婚的事,浴池领导根本不知道额要回家结婚。等到举行婚礼的当天,单位领导不知道从哪里知道了额在农村老家结婚的事情,气得火冒三丈,一气之下要开着单位的大轿子车到额家“寻事”,幸亏被其他领导挡住:“新建结婚的事是真是假还不知道,这么冒失的去他家,人家要是在家休假,没结婚那可咋办呢?”听到这里,单位领导才没有寻到额家。

  吃完晌午饭后,“执事单”上前来帮忙的自家屋人和乡党全部到齐,个人忙个人的事情,整个院子一片忙碌热闹的景象,喜气在整个大院弥漫。看客(司仪)在额家的客房摆起四方八仙桌,在桌子上面铺上红纸,挂上额家神轴和三代祖宗之神位,在放桌上献上三盘贡品,一盘点心、一盘麻饼、一盘苹果,在贡品的前边摆上香炉,在香炉的两旁插上两个大大的红蜡烛,他们借来的两个大红灯笼高高挂在陈家大院的大门口上方;收礼的账房先生,摆好八仙桌,铺开红纸书写前来帮忙的执事人名单,挥毫泼墨书写鲜红的对联,一幅挂在陈家大院的大门口,一幅贴在额家老屋的大门上,一幅贴在额的新房门口;酒旨摆好了酒桌、拿来了喝酒的烧酒盅、把过事准备喝的城固特曲和金丝猴香烟放在酒桌上,坐在酒桌旁的椅子上悠闲的抽着纸烟;茶旨摆好了酒桌,借来了吕壶,电壶、蜂窝煤炉子,蜂窝煤炉冒出火苗正在烧着喝茶的开水;灶房的“扯灶子”旁早早支好了案板,大师傅正在案板上躲着大肉;蒸锅前,烧锅的正在用碳锨给锅洞里搭碳,搭饭的师傅正在给锅里续水加米,蒸着当天黑咧亲戚要吃的红米饭;前来帮忙的其他人,有的摘菜,有的洗碗,而最高兴的是在院子里跑来跑去的娃们家……看着前来帮忙的乡党忙碌的身影,额的心里一阵激动,这就叫乡情,这就叫乡党,这叫故乡,这就是额的皇甫川,这就是额的八里塬,这就是生额养额的瓦蓝田,这就是额的父老乡亲,这就是皇甫川上人们之间最真的情谊。比起城里的那些“小市民”来,额们农村人比他们强一亿倍!

  打开“长命锁” 

  儿孙要结婚,先要想祖先,不能忘祖先,必须敬祖先,先辈给额们陈家开创了辉煌的业绩,在这个人生的关键时刻一定要把三代祖宗请回家敬上。吃完晌午饭后,额和额爸要干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把陈家的三代祖先请回来“敬上”!给娃娶媳妇忙的是大家,趁着乡党们忙碌的时间,额和额爸拿着香、蜡烛和烧纸、阴票子,去八里塬上请祖先。爬上一个大坡,额和爸就来到了额家的祖坟前,跪在地上,额们先把香点燃插在坟前的正中间,然后把两个红蜡烛点燃插在香的两边,这时额们把带来的烧纸和阴票子撕开点燃,不停地给坟前搭着烧纸阴票子,这时额爸开始请祖先了:“爸妈:您们好!你的大孙子新建现在已经长大,明天就要结婚了,今天额们来特意就是请你们回家,参加你孙子的结婚仪式!”在额爸请祖先的时候,额们一直长跪不起,直到拿来的烧纸阴票子烧完!烧完之后,额们郑重地向祖先磕了三个响头,然后起身回家。回家后,额们手执燃香在三代祖宗之牌位前鞠躬作揖,点上蜡烛,然后跪地上再磕上五个响头,向祖先表示敬意……

  在额刚出生喝喜酒时,前来贺喜的人们给额凑钱买来了 “长命百岁”的“银锁”和“银合”,由村里有身份、有地位、名望很高的四个不同姓氏的人给额把银锁戴在脖行(脖子),把银合戴在胸膛,听额妈给额说,当时给额戴锁的四个人分别是薛台台爷的薛永才、干爸陈作真、刘家爷的刘汉茂,当时的村长王振奇。如今额要结婚了,这个额戴了20多年的银锁如果再不打开就没机会了,在这人生的关键时刻,打开这把挂在额脖行上的银锁有两个意义,一个是表示额已长大成人,不再爸在妈的翅膀的保护下生活,二是让额展翅高飞,不能让锁子把额锁一辈子,停滞不前。

  开锁的四位嘉宾已经到位,开锁仪式马上开始。烧酒已经斟满酒杯,四盘菜已经炒好,可是额爸这会四处却寻不见额,当时额爸真是着急了:明天结婚,今天娃却找不见了!没办法,额爸只好到村委会的广播室,让村里的大喇叭通知额赶快回家!听到喇叭叫额的声音后,躺在村里的医疗站正在打吊针的额心想哈了,额爸四处寻额呢。原本想着自己这会在家里没事,就跑到医疗站打甁氨基酸增强体质,没想到闯了这么大的祸,让家里人在屋里着急。等额跑回家时,家里的人才松了一口气,额的开锁仪式在喝酒划拳声中正式开始,一个在额脖行上戴了20多年的银锁子在众乡党们的见证下打开……

  请看纪实小说【八里塬下】连载四十三

  • 上一篇: 陈皓简介
  • 下一篇: 纪实小说【八里塬下】连载四十三
  • 发表评论   告诉好友   打印此文  收藏此页  关闭窗口  返回顶部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
    | 关于我们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站长邮箱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Copyright© 2018 金石秀水文学艺术网电话 13201781298 029-62341105 QQ:307816818 微信:13201781298陕ICP备07006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