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服务|生活|常谈|作者一|作者二|作者三|书法|绘画|红山文化|图片|商道|下载|留言|名家|教学|影音|党建|用户
   位置: 金石秀水文学艺术网 >> 作者二 >> 陈皓作品 >> 正文
 
纪实小说【八里塬下】连载四十四
 更新时间:2017-2-7 18:02:54  点击数:897
【字体: 字体颜色

  额的“两个房东”

  新婚后的日子是非常困难的,就像现在到城里打工的农民工!没结婚前,额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现在娶了媳妇成了家,不像当娃时那么自由。原来额单身一个人,住在单位分割额的职工宿舍里,不用租房子,不用掏水电费,吃饭在职工灶上按点去打饭,可是现在就不是原来那种“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的时代,自己吃饱了,还得管媳妇。在额回城上班的一个礼拜后,媳妇也来到城里,先不说吃饭问题,光黑咧睡觉的问题就让额的头比牢笼大的大难题。没办法,额们只好在外边租房住,好不容易托村里嫁给北郊农村的姐妹们在北关的方新村租了一间房,总算在西安有了一个自己临时的家。搬到北郊这个城中村的农民家里,额和媳妇在西安里总算有了一个落脚的地方,晚上睡觉没有床,第一天晚上额俩就打着地铺睡在地上,凑合地先住着。第二天到单位办公室谝闲传时,单位领导知道额们晚上打地铺睡觉时,副经理谢增奇说他家有个单人床在家里闲着让额们先用着,听到这里额连连说:“谢谢谢经理!”而谢经理却说“咱都是哥们,不用谢!”下去下班后,额在单位向灶房借了一辆三轮车,谢经理骑着自行车在前边带路,额蹬着三轮车在后边跟着一块到到东二路的谢经理的家中去拉床板。在小谢经理他家,小谢帮着额把单人床板和一对单人床头抬上了三轮车用绳子帮好后,谢经理要留额在他家里吃了饭再走,额说:“谢经理不吃了,这就非常麻烦你了,你嫂蝴蝶子还在家里等着额回去呢!”说着额就骑上三轮车向方新村方向蹬去。

  在租住的房屋大门口,额大声向楼上喊道:“蝴蝶,你赶紧下楼来,额给咱把床借回来了,今黑咧咱们有床睡觉了!”听见额的喊声,额媳妇赶紧从楼上跑下来和额一起把床板、床头抬到了屋内,把床支好,铺上铺盖。住在这样的屋里,虽然屋里仅有一张单人床、一张圆桌、一个有砖头支起的案板,但是额的心里已经非常满足了,额在城市里终于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了:有家的感觉真好!那几天额的心情特别的好,下班后便准时回家吃饭,吃晚饭后额便在吃饭的圆桌上铺开稿纸,怀着激动的心情写新闻稿件,一篇关于《修脚女工的丈夫》就诞生在这间租住屋内,并变成铅字见诸《西安晚报》的“万家春”栏目。可是好景不长,一天下班后,媳妇告诉额说房东不让额们在这里住了,让额们赶紧重租房,额说为什么,媳妇说:“前几天,额弟领着她的朋友到咱屋里来了,房东就很不高兴,让额们重找房!”“媳妇你包害怕,重找房就重找房,咱拿钱租房呢,又不是找不下房。他不想让咱在这住,额还真不想住在他家这个烂地方,明天额就给咱租房去!”听说房东不让额们在他家住,单位的同事非常生气,纷纷帮额想办法。这时在单位灶房做饭的陆伯找到额:“新建,额家有一间空房闲着呢,就是在铁路边的西闸口有点吵,你看行不行?”看到有贵人相帮:“额立马说行,谢谢陆伯,额今天下班后就用三轮车把东西搬过去,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还要陆伯多关照额这个碎娃呢!”

  由于家里没有啥家具,下班后额用三轮车拉了满满一车家当,连给那个可恶的房东打招呼都没有,就离开了这个令额讨厌的地方。三轮车推出院子后,媳妇坐在三轮车上,额在前边蹬着三轮车,向着新的租住地前进,额们要在火车道边伴着隆隆的火车声开始新的生活。

  骑着三轮“送产妇” 

  上个世纪的一九八九年五月三十一日,当时额还在西安市大同园浴池办公室工作,这天下午下班后,几个领导要额和他们一起在办公室里“打升级”,当时额媳妇已经怀孕好长时间,预产期就在这几天,碍于单位领导的面子额又不好意思说,就和他们一起在办公室打升级,谁要是输了就给谁的额卢上贴个纸条,一直耍到快七点。打完“升级”后,晚上7点30左右当额刚把自行车骑到北关自强路西闸口的租住房门口,房东陆大妈很生气的埋怨了额一句:“新建,你咋才回来,你媳妇肚子疼的厉害,害怕是快生了,额正准备让人骑着额家的三轮车把你媳妇送到医院去呢!”听到这里,额三步并做两脚跑上了二楼,这时额媳妇焦胡蝶已经收好了一切到医院的东西。看见额回来后,额媳妇立马给额发火嫌额回来的迟,额吓的一声不敢吭立马扶着媳妇下楼坐在三轮车上,房东陆大妈帮着额提着到医院的物品下了楼。坐在三轮车上,房东大妈扶着媳妇,额骑着三轮车拉着媳妇和房东大妈一起向西安市北大街的中心医院赶去。在赶往医院的路上,额问媳妇:“蝴蝶,你后半天吃饭了没?”媳妇回答说:“额后半天发现自己有些预感时,就在屋里烧了一大盆热水洗了个澡,然后买了一斤多凉皮吃了。”听到这里额吓了一跳:“媳妇,你就吃了一斤多凉皮?”“额那会饿的很,额想着坐月子后一个月都不能吃凉皮,就吃了美美一小盆子。”额媳妇平时没有什么爱好,就是爱吃凉皮,吃这么多额也能理解。其实额媳妇就是一个省吃俭用非常会过日子的人,平时啥都舍不得的吃,在怀娃期间就是想吃桔子,那时正值春天没有卖桔子的,额就跑到自强路的一家商店买了一瓶桔子罐头给媳妇吃,这是媳妇在怀娃期间吃的最好的水果,在那个经济落后的年代,有钱也买不来新鲜水果,更别说那时的额是个穷光蛋根本没钱。所以直到现在媳妇一直怨恨额在她怀娃期间没给她吃好的,影响了额娃的身体发育,对此额只是哈哈一笑,谁要额当时没有本事挣不来大钱。

  出了勇进巷、上了自强路、西闸口,进北门,走北大街……额骑着三轮车拉着媳妇很快来到了市中心医院,很快媳妇就在妇产科住上了医院,当时由于经济困难,媳妇住院时额的插口里只装了一百多块钱,想着媳妇要娃时就够用了。可是,当额到缴费窗口交费时却傻了眼:医院让额交二百元钱,额说额的口袋里只有一百元钱,先给你们医院先交一百元行不行,一会额就回家取钱,医院说行但是要快。当时,额想媳妇生个娃顶多有个一百多元就足够了,所以就只准备了一百多元,没想到还差一半子,其实当时额穷的插口里根本就没钱。回到医院房间后,额先安顿媳妇安心在医院观察待产,让陆妈在床前照看媳妇,额回单位取一点东西就来。走出医院大门额难肠了,都十一点多钟了额去哪里借钱?想来想去实在没办法,额就硬着头皮骑着三轮车到单位去,在二楼池门找到额弟新生后,额说:“新生,你嫂子快生了,额这会已经把你嫂子送到了市中心医院产科,但是额手中的钱你嫂子住院不够用,看你跟前有钱没,能不能先借给哥一点?”听到这里新生二话没说,翻遍所有的口袋找到130元钱全部给了额,拿到额弟借给额的钱后,额立马又往北大街的市中心医院赶去,到医院的缴费窗口补够了所有的住院费,当额赶到的产房时,媳妇已经进了产房室。

  “福疙瘩”的诞生

  一到医院产房的大门口,一直在此守候的房东陆大妈又埋怨额:“新建,你又跑到那里去?刚才医院说蝴蝶要做剖腹产手术,让家属签字呢,可是到处寻不见你?”“陆妈不好意思,刚才住院时的住院费不够,额到外边借钱去了,那额现在就找大夫签字去!”“不用去了,大夫好长时间找不见你,按现在的情况来看,可能不用签字了,蝴蝶已经进了产房,可能不用做剖腹产手术了,顺产的希望很大!”“陆妈,这会都快十二点了,今天为了额媳妇要娃的事让你忙了一黑咧,你这么大年龄了,赶紧回家歇着吧!你放心,医院这里有额呢,有啥事额再让人叫你。”听额这么一说,陆妈就一个人收拾东西准备回家,额一个人在产房门前坐在连椅上等待媳妇生娃的佳音,等待额娃第一声哇哇的哭啼声音,等待一个新的生命降临人间。

  在医院的产房前的急切等待中,额暗庆自己出去借了一趟钱没有签字,竟然让媳妇躲过了做剖腹产的疼痛,媳妇也不用受疼了。额好不容易熬过了一个多小时,大概是一点多钟,产房内传出一阵婴儿的啼哭声划破了寂静的夜空,一个新的生命诞生了——这个人就是额娃。

  过了不大一会,产房的门开了,媳妇睡在手术车上被护士推了出来,医生喊道:“产妇家属,母子平安,赶快推着你的媳妇回房间休息!”跑到车子跟前,额和护士一块推着媳妇向房间走去,看着睡在床上的媳妇,额向媳妇笑了一下,因为嫌媳妇太累了,额不好意思影响媳妇睡觉。到了房间,额和护士一起把媳妇抬上到床子上,让媳妇睡在床上好好休息,一直拉着媳妇的手,让她不要害怕,这时媳妇问额:“新建,你咋不问额给你要了个啥娃?”可能是太高兴的原因,直到此时额也糊里糊涂不知道媳妇生了个男娃还是女娃,额说:“媳妇,不管是男娃还是女子,只要你们母子平安额就烧高香了!”“看你个瓜怂也不知道问一下额,额给你要了一个儿子,高兴吧?”“媳妇,你太能行了,谢谢你!”那时,额高兴的要在产房跳起来!额媳妇真是太会要娃了,时间刚刚过了一个小时,额娃的出生时间就好的不得了:阳历1989年6月1日——“国际六一”儿童节,这既是额娃的生日又是全世界儿童的节日;农历1989年4月28日,农村人常说初八、十八不是八,二十八是个福疙瘩,感谢伟大的媳妇!

  第二天一大早,房东陆大妈又早早的来到医院,给媳额妇带来了早点。额让陆大妈在医院照看呼一下额媳妇,额得先到单位去一是给领导请个假,同时给单位领导报个喜,另外给了单位职工食堂的采购员20元钱,请他早上出去买菜时给额买20元的鸡蛋,让灶房的大师傅煮熟后染成红颜色,然后给每一个职工送一个红鸡蛋,让大家都高兴一下。在单位办完这些事后,额赶紧骑着自行车到南门外的西安市远郊客运站去,看有没有熟人回家给额妈额爸报个喜,让额妈到西安伺候额媳妇坐月子。在候车室里,额找了半天也没有碰见一个熟人,就赶紧跑钟楼邮政局给家里发了个报喜电报,叫额妈赶快到西安来伺候她坐月子的儿媳妇。

  一场吓人的虚惊

  在额妈还没有到西安来之前,额和房东大妈在家里伺候了媳妇两、三天。第三天早上,媳妇突然发现额娃从医院回来后一直没大便,因为媳妇在月子里不能出门,就叫额和额外甥孙衍抱着娃到医院请大夫给娃看一下。于是额、额外甥就抱着额娃又到中心医院找医生,医生让额们去西安市儿童医院去看一下。没办法,额们只好又抱着娃到西门里北马道巷的儿童医院给娃看病。就在额们在医院排队的时候,媳妇在家里实在呆不住,不放心额们两个大男人到医院给娃看病,就和房东大妈跑到西安市中心医院找额们,没找到额们后他们又寻到儿童医院。看到他们来到医院,额很惊讶:“你现在坐月子不敢出来受凉,不让你来医院,谁让你来的?”“额看你和娃半天没回来,额在家里呆不住不放心,才叫陆妈和额一起到医院寻你们来了,给咱娃把病看了没?”“你和陆妈先坐在这歇一会,额正在排队,医生一会就给咱娃看病!”令人虚惊一场的是,当轮到医生给额娃看病时,额给医生把娃的情况一说,医生却说好着呢没事,让额们把娃抱回去!说来也怪,就在额们回到家中的当天下午,额娃就开始拉臭臭了,原来这么灵验,怪不得人们都说:“要是娃们家得了病,抱着娃到西安儿童走一圈,娃的病不用看就好了!”

  有了娃,额就成了娃他爸,但是额当时确实很穷,媳妇住院时还是问额弟新生借的钱,这时才确实感受到了人们常说的“小伙小伙你包炸,一个媳妇两个娃”说的确实好、确实有道理,况且一个娃就把额难成了这个样子。由于家里穷,由于手头确实没有钱,对于给娃过满月的事额和媳妇商量就算了不过满月了,咱也不到饭店酒店去了,就在单位的职工灶简单的请同事吃个饭就对了,媳妇说好!按照这一思路,额就找到了额的好友——原西安市朝晖旅社的经理谢增骑商量,看能不能在他们旅社的旅客食堂给额娃办一个满月宴,给娃过一个满月。“新建,咱俩好的跟啥一样,娃把额还叫叔呢,你放心,没有任何问题!”“兄弟,哥就谢谢你了,你真是给老哥帮了大忙了!”“谢屁呢,咱俩这关系,还用说些吗?”于是额就给了谢经理200元钱,请谢经理让灶房给额帮个忙,让采购员出去买些菜在这里简简单单的给额娃过个满月。

  在村里给娃喝喜酒 

  在城里给娃提前过完满月后,额妈额爸却不同意给娃不在农村过满月的做法,额爸多次让村里进城的乡党给额捎话:“咱娃在陈家大院是‘头首娃’(第一个的意思),给娃在农村不过满月、不喝喜酒坚决不行,人家乡党听说你媳妇要了个娃子娃,都跑都家里向额们要喝喜酒来了,额和你妈实在没有办法,咱们在屋里啥话都好说,可不能得罪乡党啊!”爸妈捎了第一次话额没言传,捎了第二次话额还没答应,于是额爸便跑到城里给额下命令:“新建,非得给额孙子在农村过满月不可,这事由不得了你,你没有钱给娃过满月,这钱额和你妈掏!”看着额爸真的生气了,额知道胳膊拧不过大腿,便答应爸妈在农村再给娃过一次满月的要求。额和媳妇是在给娃过满月的前一天后半晌,才搭乘西安到汤峪的公交车回老家的,在田家村下了公共车后,额和媳妇抱着娃用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走了十里路,才回到家中。

  走进屋里一看,家里早就忙了起来,隔壁的乡党和自家屋的人早早就来这里帮忙干活,这次给娃过满月和给娃喝喜酒一快进行。进门后,媳妇抱着娃到屋里歇着去了,额便走到院子前来帮忙的人群中和大家打着招呼:“叔,你们都来了,大家辛苦了!”额边说边从插口里掏出过滤嘴金丝猴香烟给每人散了一根,以表示对乡党们的感谢,不少乡党便随口问额:“新建,你爸为给你娃在家里过满月都忙成了这个样子,你咋才回来?”额不好意思红着脸说:“单位忙着呢,请不下假,要不咋耽搁到这个时候。”其实,额不敢给他们说不想给娃在农村过满月的事,额还怕他们骂额忘了本,看不起农村人。说着,额挽起袖子和大家一起干起活。

  过满月在农村的过事中是小事,一般规模不太大,主要是娃的舅家给娃送新衣服,给娃发见面钱。但是额家这次给娃过满月还有一项新的内容,喝喜酒!看见额媳妇生了一个男娃,就像当年额妈生了额一样,村里的乡党们非常高兴,在大门口鞭炮放的噼里啪啦的响,他们你一块,额五毛,用凑的份子钱给额娃买了银锁子、银牌牌,请村里四位德高望重的四姓人:陈嘉瑞、谢敏亮、刘民、王银罗,给额娃戴上,祈福额娃额娃荣华富贵,健康成长!在这一天,有一项重要的风俗:就是把亲戚给娃送的新衣裳,全部放到院子里一张用几个门板支起的床上摆好,让村里的人参观,看谁给娃买的衣裳好看、漂亮!

  抱着娃去值班

  在皇甫川给娃过完满月后,额们又回到了西安,媳妇在家看娃,额在单位上班。一天下午下班后,在吃饭时额和媳妇打捶,媳妇一气之下说她不管娃了,让额管!看着媳妇无理取闹,额就没客气:“叫额管娃额就管,有啥了不起的,额又不是看不了娃!”吃完饭后,额赌气硬从媳妇手里把娃抱了过来,气哄哄抱着娃到单位值班去了。走到自强东路上的一家国营综合商店,额抱着娃先在商店里给娃买了一包全脂牛奶粉和一个奶壶,先解决娃额了要吃奶的问题,等娃饿了哭闹的时候额就有办法哄娃。从商店出来后,额在自强路上的公交车站坐上2路公共汽车,在钟楼站下车后,额直接把娃抱到了单位办公室,坐在公交车上小家伙好像是坐在摇篮里,摇着摇着就在额的怀里睡着了,抱到办公室后额就把娃卧在办公室额黑咧值班睡觉的床上。刚在办公室的办公桌前的椅子上坐下看电视,这时办公室的电话响了,原来是一楼女部明天一个职工有事要休假,人手拉不开,需要安排另外一个职工上班,问额咋办?这几天女部的班长陆建芳在家休假,那时一般人家的家里都装不起电话,更不用说买个传呼和手机了,工作上的事需要班长安排,额虽然作为值班领导但是额没办法,更无权安排。唯一的办法就是额到建芳姐家和她商量,但是额娃这会在床上睡得正香,额实在不想把娃从梦中叫醒,但是把娃一个人放在办公室睡觉额又不放心,额走后娃醒来咋办,办公室就额一个人值班。为了工作,额只好把睡梦中的娃抱起来,这时娃哇哇大哭,额只好一边摇着怀中的哭闹着的娃哄娃不哭,一边抱着娃到建芳姐家中商量第二天职工上班的事。当额在西大街南边一个叫甜水井的地方敲开建芳姐的家门后,看着额怀中抱着的碎娃,建芳姐很是惊讶:“新建,你咋把娃抱着来了?”“额跟媳妇吵架了,额媳妇害气不给额看娃了,让额自己看娃,今天黑咧又轮到额值班,额没办法只好抱着娃到单位睡觉。”“你别说了,娃这么小看你个二杆子,赶紧把娃给额。”说着建芳姐便从额的手中把娃接过去抱到自己的怀中。建芳姐虽然比额年龄大,但城里人结婚迟,姐也有一个和额娃年龄差不多的孩子叫浩浩,也正在妈妈的怀中吃奶,抱着额的娃建芳姐向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心疼,额娃就像睡在自己妈的怀里一样非常幸福。建芳姐抱着额娃,额坐在建芳姐屋里的椅子上说:“建芳姐实在没办法,也实在不好意思给你说,明天女部有个职工家里有急事要休假,额知道你还在休假,但是女部的人手实在拉不开,你能不能明天先提前上班救个急?”“行,没问题。我明天就回单位上班!”看着建芳姐这么爽快的答应了额的请求,额的心里美扎了!“建芳姐,那你明天早上就按时到单位上班,谢谢你姐!”“你放心吧,不用谢,咱们都是单位的职工,谁的家里没有个急事!你抱着娃赶紧回单位把,千万不敢让娃受凉了!”“额知道了姐,你也早点在家休息,明天早上还要到单位上早班呢。”

  在抱着娃回家的路上,这个小家伙又在额的怀里睡着了。回到单位后额又把娃卧在床上让他继续睡觉,额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专心的看着电视。大概快十一点钟的时候,正在看电视的额突然一回头,却发现额媳妇站在办公室的门口:“你咋跑到单做啥来啦,你不是不管娃吗?”“额不是寻你来了,额在家里呆着,房东大妈问额娃咋不在家里,额说和吵架后,你赌气把娃抱到单位里去了,房东大妈就赶紧催额到单位来看娃,害怕咱娃在单位闹火你管不了。”听到这里额还嘴硬对媳妇说:“看娃的事有额呢,你回家吧,娃今黑咧就跟着额在单位睡觉,你不用管。”听到这里,媳妇哭着说:“娃太小刚出月不长时间,额害怕娃夜里肚子饿了你没有办法。”“额娃乖的的很,和额一到单位就睡着了,额给娃把奶粉和奶壶买好了,况且刚才单位的一位大姐给娃把奶喂饱了,你放心回家吧!”任凭额咋样说,媳妇就是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不走,她是确实不放心额一个大男人在单位带娃。没办法,额犟不过媳妇,只好同意骑着自行车,把娃和媳妇带着先送北关自强路的租住房里。等额从家里再次返回单位时已是半夜十二点多……怪不得单位的经理尚守业经常逗额:“小伙小伙你包炸,一个媳妇两个娃,一个娃就让额够谋乱的,你才一个娃呢?” 

  给娃照“百天像”

  要得家业旺,没事就照相。在哪个贫穷的年代,别说照相就连吃饭也难以吃饱,为了养家糊口,额简直就成了一个工作狂,整天在单位粘着,哪有时间照顾家,更别说照看额娃了。娃满月时,额们没有钱给娃照满月照,看娃的事全部交给额媳妇一个人负责。那段时间,额的堂弟陈平印刚好大学毕业在西安跑工作就住在额的家里,白天他就和额媳妇一起给额看娃,晚上额就和他一起跑工作。一天早上,额正在单位上班,这时额媳妇和平印突然抱着娃出现在办公室的门口:“啥事?你俩咋把娃抱到单位来了,是不是娃身体哪里不舒服?”看着额高度紧张,额媳妇和平印都笑了:“新建哥,娃好着呢!今天是娃的百天,额嫂子想给咱娃照个百天照,害怕你骂她,所以就叫额陪她到单位来了!”“你看额这会在单位还忙着呢,再说娃这会在你嫂子怀里睡得正香呢,咋样照相呢。”单位领导一听这事,就赶紧批评额:“你把手头的事情放下,赶紧陪媳妇给娃照相去!” 
  在去西安照相馆给娃照相的路上,额娃一直在媳妇的怀里睡着。媳妇走在前面,额和平印兄弟走在后边,边走边谝闲传。到了骡马市西侧的百年老店西安照相馆后,额先在照相馆一楼的开票处交了钱,然后到五楼的照相处给娃照百天照。坐在楼梯口座位上排队等候时,娃依然在她妈的怀里睡得香,眼看就要轮到额们给娃照相了,可是额娃怎么也叫不醒,怎么摇也摇不醒。“陈新建,该给你家小孩照相了,请把小孩抱进来!”听到照相室的叫号,看着在她妈怀中睡得正香的孩子,额一脸茫然:这相咋照呢?硬着头皮,额们三个人抱着额娃进了照相室,把娃放在了照相照相专用的座位上,额们还是怎么也摇不醒娃,这时照相师走过来把娃摇了摇,没想到娃这时突然醒了,再经摄影师一巧逗,孩子开始笑了,照相师赶紧跑到机位按着快门,一、二、三……只听咔嚓的一声,孩子的百天照成功照成。抱着孩子走出照相馆的大门,额让媳妇和平印兄弟先回家吃饭,额回单位上班,没想到这个小家伙这会在他*的怀中又睡着了,醒来的时间仅仅就照相时的那十几分钟,而且笑的非常美,照完相后又在他*的怀中呼呼的睡着了!

  在单位,额和领导中间每天发生着许多有趣的故事,每天晚上,单位都要安排一名领导晚上值班。一天下午,安排值班表时,额对排值班表的孙春叶副经理说:“孙经理,额家有娃,领导以后排班时能不能考虑额的困难,不要让额到单位值班?”听到这里,经理尚守业连忙逮住话题讽刺额:“新建,你有娃,你不想值班。光你有娃,我们这些领导就没有娃吗?”听到这里,额知道自己把话说错了,连忙说:“尚哥,额不是这个意思。额的意思是额娃还很小,你们领导家的娃都长大了,看领导能不能照顾额一下。属于额嘴笨没说好,并不是说你们没有娃啊,对不起各位老哥大姐,你们误会了!”听到这里,办公室里的领导笑的肚子疼。

  到渭南出了趟差

  办公室的工作非常繁多,每天扫地抹桌子、幺鸡关后门,啥事都要干,大到单位的年终报告,企业的验收报告,书写宣传版等等,小到打水、扫地、拖地、接电话等,同时额还担任着单位的团支部书记一职,替领导到区上、街办开会简直就是家常便饭,有时还有一些意向不到的突发事件和临时工作。有一年年底,已是农历腊月十九眼看就要快过年了,这时单位的一位名叫李三善的干部要退休,这位军转干部是额堂哥陈来马的战友,他的儿子要顶替接班,作为办公室的唯一一个办事员,单位领导派额到渭南这位老干部家给其儿子办理接班手续,额想到渭南去也就一、两天的时间,也就很快答应了。第二天一大早,额就搭上西安到渭南的班车去给这位老职工的儿子李文玖去办接班手续。在渭南市的劳动局额很快的办完了在局里所要办的手续,但是还要到李文玖所在的村委会和乡政府去办其他手续。走出渭南市劳动局的大门,额向渭南市长途汽车站走去,在汽车站额打清了去渭南大王的汽车时间。售票处的工作人员说,到大王乡政府的班车每天只有途径的一趟班车,这趟班车是从渭南市开往蓝田县厚镇的,每天早上从蓝田县厚镇开到渭南,下午两点从渭南返回厚镇,而当额到车站时已经是下午三点钟。工作人员告诉额说:“你要到大王去,只有坐明天下午两点的班车,再也没有别的办法!”

  大王乡是渭南市最南的一个偏僻的乡,和西安市蓝田县的厚镇接壤,地处岭区,山大沟深,交通极为不方便,当时每天只有一趟蓝田厚镇到渭南市的往返班车。这趟出差简直坑苦了额,原本想着用一天时间办完事后就能回家,结果额却被撂在了半路上,走时额也没有给媳妇打招呼,黑咧媳妇看额没回家心里肯定着急,但是实在没有办法,三点多钟额才在附近的一家饭馆吃了中午饭,然后在城里找了一家旅社住下。在旅社住到第二天中午十二点后就得退房,在街上吃完饭后额就早早来到渭南市汽车站买好了去大王的汽车票,好不容易等到了后半天的两点钟,额终于看见了开往蓝田厚镇的公共汽车,额拿着车票第一个跑到汽车上,坐在最前边的一个座位上。汽车出站后向南行驶不久便开出了市区,一路上都是弯弯扭扭的山路和坡路,经过大约2个小时的路程,额在大王乡政府的门前汽车站下车,便问了去李文玖他村的路咋样走。到李文玖村里的路全部是羊肠小道,既没有班车,更不能骑自行车,只有坐着11路——迈开脚向李文玖家的方向走去。走在崎岖的山间小路上,沐浴着午后暖暖的阳光,呼吸着山间清新的空气,看着小路两边绿绿的冬麦,一个多小时后,额来到了李文玖的家门口。

  纪实小说【八里塬下】连载四十五

  • 上一篇: 陈皓简介
  • 下一篇: 纪实小说【八里塬下】连载四十五
  • 发表评论   告诉好友   打印此文  收藏此页  关闭窗口  返回顶部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
    | 关于我们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站长邮箱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Copyright© 2018 金石秀水文学艺术网电话 13201781298 029-62341105 QQ:307816818 微信:13201781298陕ICP备07006134号